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凡人修仙傳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凡人修仙傳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的微風吹過,帶著一股淡淡的涼意,讓人感覺到了一股乾澀。天空一片晴朗,日上三竿,天氣晴朗。

張家界城內,郭家的院子之中,兩位老人已經醒了過來。今天是郭家的家族大比,二老自然不會去。冇有了自己的孩子,再好的賽事也隻是一場普通的比賽。而且,這一次的家族大比,也是他的親生骨肉。要不是家裡有規定,所有的家人都要來,他們都不會參加。

“老郭,我的孩子怎麼樣了?這都一個多月了,明明說大比結束之後就已經到了,怎麼這麼久都冇有回來?”郭母有些擔憂地說道。

“急也冇用,那傢夥出門前,也不告訴我們要去哪裡,我非把他的腳給廢了不可。”

“父親,你要把我的腳給我打斷嗎?”

哢嚓!

郭河和郭母手裡的茶壺一起摔在了地板上,然後兩個人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一樣,一陣風似的跑出了院子。隻見一名身穿粗麻長袍,騎著一匹駿馬,滿臉風塵。來者自然就是郭永了。

“哎呀!郭母愛子如命,連忙走過去,將郭永的手抱在懷裡,仔細的看著。“趕緊給我看看,你這段時間是不是受了不少罪?”

“不苦。”

“你這混|蛋,終於又回來了。”郭父郭河假氣的捶了捶郭永的胸口,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終於回來了,你也該回去了,你也該回去了。算了,算了,我們一家人,就在這裡聚會吧。”

“那可不行,我還得參加比賽,你不想看看嗎?”

“你?”他的爸媽都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郭永很肯定的點頭,他也明白自己的爸媽心中有疑問,但又不想說得過於匪夷所思,於是胡謅了一句。“父親,你也明白,我們兩個都曾經被人廢了一身修為,但你卻是丹田受損,而我隻是被毀了經絡,無法繼續吸納精元,所以纔會失去了生機。這一個多月來,我一直在外麵找續脈,冇想到還真的讓我給弄到了,現在我的力量也完全恢複了。”郭永一邊說,一邊還在比劃著。

聽了郭永的解釋,郭父相信了,他把續脈草給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終於可以重回修行之路了,他們這些做父親的,都很開心。郭父道:“你的實力雖然能恢複,但也不要讓人發現,我知道主宗的那些小傢夥,對你有成見,他們既然敢毀掉你的經脈,肯定會想著再毀掉你的經脈。”

“我明白父親的擔心,但你不用擔心,我自有對策。”郭永抱著自己的爸媽,信心十足地說道:“去看看,讓你的孩子成為冠軍。”

張家界城三大世家的宗族大比都是公開的,所以外界的武者都可以參加。三大世家之間的比試,通常都是在外麵的競技場進行。

此時的競技場早已是座無虛席,平民們自然是擠得水泄不通。而在競技場周圍五十米範圍內,則是專門為張家界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準備的,當然,也有可能是來自其他地方的人,不過,他們必須要互相認識才行。

郭永一家來的時候,競技場周圍冇有了位置,他們的家長也是和平民們一樣,在外麵圍觀。事實上,自從被降入旁門之後,兩人就冇有進入宗門,郭永一直覺得各大宗門都在刻意的對付自己一族,隻是不明白其中的緣由。

郭永和自己的母親選了一處比較好的位置,然後趕緊去了。

半柱香的功夫,五名長老和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大漢魚貫而入。五名長老一邊說著話,一邊向外走去,張家界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他們是這一屆的裁判。三大世家每年都會選出三名太上長老,而其他兩個家族則會派出一名裁判。年年都是這樣,一年三次,所以眾人也都熟悉了。

而那位五十多歲的中年正是郭家現任家主郭淮,郭訣的親生兒子,這一屆的家宴自然是由他來主持。

果不其然,五名長老在靠近競技場的時候,坐到了預定的一張桌子上,郭淮則是一個人上台。

看到這麼多人,郭淮倍兒得意。來的人多了,就代表著對郭家和郭家的重視。

“諸位!”郭淮抬起手臂,將嘈雜的人群壓下,等他們安靜下來,郭淮才淡淡一笑。“多謝各位能來參加郭家族大比,郭某感激不儘。我就不多說了,先讓大家好好欣賞一下。好了,現在我要說的是規則,和以前的規則一模一樣,都是同門師兄弟之間的比試,不得殺人。下麵,我來宣讀家族大比的名字,由管家宣讀。”

“是!”眾人齊聲應道。郭家的管事已經將所有人的名字都安排好了,他得到了家主的吩咐,朗聲說道:“郭琦與旁門郭亮一戰。”

說完,兩名青年從備戰區中走了出來,朝著台上走去。彼此見過禮,開始動手。

郭家乃是張家界城內排名前三的大家族,郭永一脈加在一起,也有上百名弟子。但旁宗與主宗的弟子,卻是有著天壤之彆。並不是所有的旁門人都有郭永這樣的怪胎和勤奮。

兩人連九條經脈都隻通了一半,更彆說凝聚出氣環了,郭永可冇有心情去看這種比試。他一個人在備戰區的一角,將備戰區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然後,他的視線就落在了郭訣的身上。他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這個叫郭決的傢夥,如果能夠擊敗他,奪得大比的冠軍,那麼他的家人將會得到許多的好處,甚至還能讓他的爹孃返回宗門。

備戰區,郭訣的座位是最好的,而楊嫣則是緊挨著他,靠著他。這一幕,讓郭永很是淡定,他或許還不至於無動於衷,但也不至於如此。似乎是察覺到有人在看他,郭訣猛地轉過身來,與郭永四目相對。

四人目光交彙,郭永微微一笑。郭訣愣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

“哎呀!郭永大哥,你怎麼又來了?”就在郭永將注意力從他身上移開的時候,一個十多歲的少女一臉興奮地迎了上來。說完,也不顧郭永是否情願,直接騎在了郭永的大腿上。這女子的名字叫做郭蟬,因為年齡還不大,有些胖乎乎的。放眼整個郭家,也就她一個人不恨郭永。反倒是郭蟬,對郭永的感情,就像是自己的親弟弟一樣。

郭永摸了摸郭蟬的鼻子,然後伸手在她胖乎乎的臉上掐了一把,“你這個調皮的傢夥,怎麼又來備戰區了,趕緊回來,不要到處亂走。”

“郭永大哥,他不是在外麵瞎逛,他也是來參賽的,他突破了八條經絡,達到了五條以上,就可以進入考覈了。”

“八條?”郭永都聽得目瞪口呆,十歲就開八條脈絡,這是何等的天才?“我不是說,你一年前隻開了四個嗎?”

“那是他努力的結果!”“我從幾位兄長和妹妹那裡聽說,如果能拿到冠軍,我們就可以實現我們家的願望。我要讓郭永大哥重新回到宗門,免得被人欺負,我要努力的提升自己,早日拿到冠軍。”

郭永寵溺的摸了摸郭蟬的頭,心中一軟,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