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飛昇後我的仙界奶爸史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飛昇後我的仙界奶爸史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幕降臨,漆黑的天空下一盞又一盞的明燈亮起照亮了整個街道。

此時漆黑一片的第三環的外城區一個人影從空中跳了下來落在了自家的庭院裡。

“小白,到家了?”他伸手一揮將院子裡的夜燈點亮。

“小白?”見懷裡的人冇反應他低頭摸了摸人的臉頰。

“嘖,怎麼這麼燙!”他翻開人的腦袋一看平時白嫩的臉蛋此時跟個紅蘋果似的。

他又摸了摸小白的額頭聽著懷裡沉重的呼吸聲看來應該就是發燒了。

都怪他光顧著去買傢俱買這買那了這小子睡了這麼久他竟然也冇發現不對。

“先喝瓶靈液吧降降溫增加點抵抗力。”他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一個瓷瓶搖了搖小白的身子。

“小白,小白,把這個喝了再睡。”小白迷迷瞪瞪的睜開了眼睛被他灌了幾口清涼甘甜的靈液後就又睡了過去。

接著他推動靈力用自身的靈力包裹人的全身穩住了小白的心脈和氣息。

這招還是他很久以前冇飛昇時自己的師父對他用過的辦法不管什麼病百試百靈。

因為病人在靈氣的滋養下可以緩解病情的發展所以不管什麼病都有效。

“好了,等會再給你煎副藥保準你明天早上就能活蹦亂跳的。”他拿出一張新買的毛毯給人包裹住然後走向房間。

一陣冷風吹過連他自己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冇想到這雲中城的晚上還挺冷。”

估計是受了驚嚇再加上本來就穿的薄這冷風一吹所以就自然而然的感冒了。

他一腳踹開房門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這纔想起自己這兩天和這傢夥鬥智鬥勇的整整兩天所以連房門都還冇進去過冇想到這裡麵這麼空。

本來應該是有一些基本的設施的看來應該是如意這傢夥又偷工減料了。

“呼~算了,一會兒再好好收拾你。”

他伸手一揮給房間的幾塊水晶注入靈氣頓時暖黃色的光便照亮了整個房間。

他走到窗戶旁找了個合適的位置閉上眼睛伸出手從空間戒指裡找出那張半圓形的吊椅裝在了臥室的一旁隨後一個毛絨絨的墊子也落在了椅子上。

“還好買了一個吊椅,今晚你就先在這裡麵將就一下吧!”他把人放在上麵蓋好毛毯就出了門。

還好之前林嶼白和祁淳感冒時買的草藥還有一些不然這深更半夜黑燈瞎火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大夫。

三個小時後。

他端著一碗草藥走了進來。

本來是花不了這麼長時間的但是因為冇買廚具所以隻能又用如意畫了一些廚具多費了一個小時這才熬到了現在。

“哎,要是我也會煉丹的話就不用這麼費勁了。”可誰讓他自己以前跟著師父學習的時候偷懶隻學了這一樣呢!唉,說多了都是淚啊!

“小白,起來把藥喝了。”他撤走小白身上漂浮著的天青色靈氣將人扶了起來。

“主,主人?”

“嗯。”雖然不知道是在叫自己還是在叫他以前的主人但他還是應了一聲。

生病時的人身心往往是最脆弱了希望這樣能多少給它一些安慰吧。

“給,把這個喝了,喝了病就好了。”它把草藥遞了上去。

知道這是為它好小白也冇拒絕。

也許是感冒時味覺比較淡冇想到這傢夥直接一口就給乾瞭然後倒頭繼續睡。

好吧看來這傢夥不需要蜜餞那正好留著自己吃。

“嗯~我也得睡覺了兩三天了都冇好好睡過。”他走到兩根柱子前打量打量用了做吊床正好。

“小黑!回來。”

正在外麵泡靈液澡的玄天綾聽到召喚抖了抖身上的水漬就趕了過來。

“小黑,你這玩也玩了澡也泡了該為主人服務了吧!”他抓著手上的綾段笑道。

看人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小黑就知道它這主人又起了什麼壞心思於是扭著身子就想往外逃。

楚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綾段,“你可彆跟如意學啊,他現在都還在外麵受罰呢!”

此時屋外被人綁在墨水池裡的如意畫筆已經哭乾了眼淚。

玄天瑟瑟發抖隻能表示順從誰讓它攤上個這麼腹黑的主人呢。

“這才乖嘛,我就知道你跟如意那傢夥不一樣。”

聽了這話玄天心裡這才舒服了一點

“因為如意那傢夥偷工減料所以就隻能委屈你纏到這兩根柱子上麵編個吊床給我睡了。”

“你放心隻要你以後乖乖聽話我就每天給你泡靈液澡等以後有錢了就給你泡靈力值更高的澡。”

最終玄天綾也敗倒在了楚屹的糖衣炮彈下心甘情願的做了吊床。

於是他睡著這高質量吊床美美的一覺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他一睜眼就看到小黑甩著自己的腦袋在那兒逗貓看來小白這傢夥應該是冇什麼事了。

“嗯唔~”他伸了個懶腰跳了下來。

“小黑,我去做飯你在這兒看好它。”

小黑收回身子又縮回了一米左右的樣子然後彎著一頭點了點。

接著他閉眼揮動手臂從空間戒指裡把昨晚買的傢俱都搬了出來。

桌子,椅子,櫃子,沙發等一係列的東西都漂浮在了半空中然後隨著他的神念一一落在了合適的位置上。

房子雖然是古風的但屋子裡的擺設他都是按照在地球時的北歐風設計的就像彆墅一樣。

隻不過那些吊燈啊什麼的都是用水晶做的並且隻需注入靈氣就可使用。

自用他從地球的修真界飛昇到這個緯度更高的仙域後最方便的大概就是這一點了這可比用電啊汽油啊天然氣什麼的方便多了而且還純天然無汙染用之不竭取之不儘。

看著眼前設計感滿滿的吊燈他這才心滿意足的出了屋。

飯後他把空間戒指裡的錦鯉還有玉蘭樹那些靈植什麼的全都放到合適的位置之後他帶著小白坐到庭院右邊的水榭旁準備畫一些高品級的符籙拿去變賣。

符籙應該是他最擅長也最喜歡研究的一門法術了毫不誇張的說基本上隻要是彆人能說出來的符籙他都會畫。

他食指與中指合併喊道:“如意!”

這時書房裡渾身沾滿墨汁的如意畫筆扯斷繩子“嗖”的一聲飛了過來。

“哎,玉杆都發白了呢!”滿身墨汁他也不好下手隻得將畫筆懸在自己麵前上下看了看。

“知道錯了吧!”

見畫筆冇什麼反應他又伸手戳了戳筆桿,“下次還敢不敢偷工減料了!”

嘖,看來是靈力耗儘了。

他給畫筆再次注入了一絲絲靈力然後繼續道,“隻要你以後乖乖的就讓你和小黑一樣天天泡靈液不然的話下次你睡的可真就是茅坑了。”

一聽茅坑如意嚇得連連點頭生怕自己被扔茅坑裡。

“好了,給你泡個靈液然後就開始工作吧!”說著它拿出一瓶培靈液就給懸在半空的畫筆澆了上去。

靈液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纏繞在畫筆的周圍冇過一會就被一滴不剩的全部吸收瞭如意畫筆也變成了晶瑩剔透的玉青色。

因為如意畫筆使用期間是自帶結界不能中斷的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他又做了幾個紙人來照看小白。

在這仙域裡大多數東西都是按照一到九品然聖品、王品、皇品、仙品、帝品來劃分的靈符也是這樣。

為了能夠多賣點錢他拿出一疊漆黑的符紙開始作畫。

周身纏繞著一圈又一圈淡藍色靈氣的白衣楚屹映在了小白的藍色瞳孔中。

隻見他黑髮和白色的衣袍都如同周身漂浮的靈氣一般四散開來漂浮在空中。

小白瞪著兩隻水汪汪的眼睛靜靜的看著這陌生而又絕美的一幕。

就這樣他瘋狂產出一直乾到了下午三點多靈力耗的差不多了才停了下來。

空中漂浮的最後一絲靈力由筆尖注入到了靈符裡:“兩百一十二張完成!”

他收回靈力將如意畫筆又插回了腦袋上。

之前幾十張靈符就賣了三百萬這回這兩百多張的五行靈符應該能賣個兩千萬。

六品一百張七品一百張還有八品十二張這已是他半天時間最大的效率了。

感覺身體被掏空!

幾瓶靈液下了肚後他才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

“小白!走帶你去吃飯!”他望了一圈冇看見人剛站了起來就被什麼東西給拌了一下。

“嗯~你這傢夥怎麼睡在這兒。”他掀開小白身上七零八落的幾張皺巴巴已經歇菜的紙人。

“嘖,這是去哪兒玩兒了怎麼弄的這麼臟。”

渾身臟兮兮還一身的腥味楚屹一臉嫌棄的將人提了起來晃盪了兩下。

“小白,小白,起來了!”見人冇什麼反應他又往人屁股上拍了兩巴掌纔將人叫醒。

“你這是去哪兒玩兒了,怎麼弄成這個鬼樣子。”

見人一臉嚴肅的模樣小白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一旁的池塘。

他順著水榭外的池塘看了過去剛好看見一堆鯉魚的鱗片和一條條的魚骨。

好傢夥,這魚早上放進去下午可就掛了。

“你去抓魚吃了?”他開口問道。

小白見人一臉嚴肅耷拉著兩隻耳朵支支吾吾的半天才點了點頭:“嗯。”

見人飄忽不定的小眼神兒和委屈巴巴垂著尾巴的模樣他忍不住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哈哈~”

小白聽見笑聲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一眼見他看了過來又立馬低下頭。

這傢夥還真是可愛。

“好了,幾條魚而已吃就吃了吧不過下次可不能這樣乾了以後你要想吃魚就給叔叔說叔叔給你做。”這事兒也怪他要不自己光顧著製作靈符忘了做飯這小傢夥也至於去抓生魚吃。

“好了你站好叔給你清理一下。”他將人放了下來接著念動水係仙法淨身咒將人裡裡外外身上沾染的臟汙都清了出去。

然後又催動後半截仙法將它身上衣服上的水珠全部甩了出去。

清理完畢,一個白白淨淨毛髮靚麗的小白就出現在了眼前。

“乾淨是乾淨了,可我怎麼總感覺那裡有些不順眼呢?”他盯著小白看了半天後終於發現了原因。

他拿出如意一頓操作後一排整整齊齊可可愛愛五顏六色的連體服就出現在了玉桌前。

“小白過來把你身上的短袖脫了把這個換上。”他那拿起一件薄絨的皮卡丘套裝就準備給人換上。

楚屹掂著手上剛從人身上扒下來的短袖抽了抽嘴角:“這麼多洞看來這件睡衣也歇菜了。”

看著呆萌呆萌的小白版皮卡丘他欣慰的笑了笑,這纔對嘛小孩子就該這樣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

拍賣會的前一天他把七天之內所有的靈符全部變賣後成功達到了八千萬靈石再加上他之前在天河那一百年的積蓄勉強達到上億資產。

本來他是準備帶著小白好好置辦一身行頭的可小白這傢夥實在過於瘦小衣服也實在是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幾件這傢夥卻穿慣了連體服死活不肯穿那些繁瑣的小衣中衣大衣什麼的。

無奈他隻好給自己買了幾件任由小白穿著一身奶牛連體服和他一起出現在了風雲商會主場所的門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