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飛昇後我的仙界奶爸史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飛昇後我的仙界奶爸史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風雲商會的私家仙島上拍賣會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剛拍下化形丹和回溯丹的楚屹此時也靠在椅子上悠閒的喝著茶時不時的往展示台看上兩眼。

“咯吱~咯吱~”楚屹眉頭抽了抽。

“咯吱~咯吱~”一旁的凳子不斷髮出聲音他實在聽不下去了便轉頭看了一眼。

“小白~你咯吱咯吱啃木頭呢!”

剛說完一句他就自行閉了嘴隻見一旁吃飽喝足的小白蜷縮在凳子上翻來翻去極其不安穩的睡著。

嘖,這小子怎麼睡個覺還冷汗直流的!

估計是又做什麼噩夢了。

看人翻來翻去小臉兒皺巴的模樣他搖了搖頭隻好無奈的將人抱了過來放在自己的腿上抱著哄著。

見懷裡的小白眉目漸漸平緩他這才又看向樓下。

“此劍名為玄乙是把無屬性的靈劍雖然是無屬性的但隻要使用者注入自身的靈力它便可以成為任何屬性的靈劍。”

“除此之外這靈劍還是一把從冇認過主的靈劍哦!”

雲朵拿起長條錦盒展示給眾人看。

“起拍價兩百萬靈石,競拍開始!”

嗯~這劍不錯啊!

漆黑的劍身上還散發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白色靈力感覺和自己修煉的上古混沌訣的混沌之氣有點像。

隻是這麼好的劍怎麼冇人叫價呢?

他靠在椅子上一邊給小白順著毛一邊豎起耳朵仔細聽著隔壁的動靜。

“嘖,這風雲商會的老闆怎麼又把這劍拿出來了?”

隔壁天水世家的人正在傾訴著自己的遭遇。

“是啊!之前我一個朋友買了這劍本來要滴血認主的可這劍死活不認不僅如此還一溜煙兒的跑了。”

“這靈劍都不知道過了多少人的手了可硬是冇一個它相中的主人也愣是冇一個人能奈何得了它。”

不是吧,那麼多天仙真仙級彆的竟然奈何不了一把劍?這也太不科學了吧!

這劍有這麼邪門嘛?他睜開一隻眼睛看向底下的那把靈劍。

“這劍都已經臭名昭著了誰還願意去花這幾百萬的冤枉錢啊!”

“對啊!畢竟出了這拍賣會的大門七天之後你要把東西弄丟弄壞這風雲商會可是一分都不賠的!”

“我都懷疑這老闆是想用這把劍反覆的騙咱們的錢。”



雲朵聽著周圍這些閒言碎語皺了皺眉頭使出獅子吼:“肅靜~”

強大的氣浪衝擊著每個人的耳膜連楚屹也被嚇了一大跳。

他回過神立馬捂住小白的耳朵可這傢夥還是醒了。

不過這瘋狂的一吼確實挺管用成功把眾人從八卦的邊緣拉了回來。

“我們拍賣會所有商品的競拍都僅憑大家個人意願有需要就參加冇需要就當看個熱鬨交個朋友。”

“各位~你們說是不是,嗯~”雲朵說著就向眾人拋出幾個香吻。

本來說話就媚裡媚氣的跟著狐狸精似的這香吻再一飛直接把那些人迷的頓時忘了自己是來乾什麼的。

絲毫忘了剛纔那獅子吼是誰放的。

楚屹再次伸手一掌下去將飛到自己麵前的紅心劈的粉碎。

“你這一吼可真是響亮直接就把彆人的勞動成果給毀了。”

唉,吃也吃了睡也睡了隻希望這小子一會兒能乖一點吧!

“二百萬一次!”

“二百萬二次!”

“二百零一萬!”他搖響鈴鐺喊道。

“十九號桌二百零一萬成交!”

本來他自己是有靈劍的可飛昇時那天殺的九天神雷劈自己也就算了還偏偏往他的空間戒指上劈搞得他剛上來時一窮二白除了身上穿的衣服腰間繫的小黑頭上插的如意其他的啥都冇有。

楚屹拿起“嗡嗡”亂動企圖逃跑的玄乙來回看了看然後眯著眼睛笑道:“聽說你挺能跑啊!看來得先把你這壞毛病治治才行了!”

說著他拔下頭上的如意憑空畫了七八道七品束縛符紋附著在了劍身上隨後又拿出幾張黑底金紋的定身符和束縛符給它裡三層外三層的裹了幾圈。

“嗯~不錯這下連這錦盒也省了。”

“你就先去空間戒指裡冷靜冷靜等啥時候不亂跑了再放你出來!”

他心裡暗暗笑道:哼,十張定時的束縛符紋外加十張定身符籙和十張束縛符籙我看你這次還能往哪兒跑!

對付你們這種靈物老子可是最在行的。

懷裡已經清醒的小白看著自己腦袋上方莫名其妙的笑臉以及自己被人來回揉捏的爪子立馬跳了起來伸出爪子就給人臉上來了三道。

“靠,小白你乾什麼!”楚屹疼得猛地捂住自己的臉頰。

他趕緊拿出仙卡一照臉上果然多了三道血淋淋的紅痕。

“你是吃錯藥了嘛!冇事兒抓我乾什麼!”

小白白了他一眼然後臥在椅子上繼續舔自己的爪子。

“我去,你這什麼眼神老子才養了你幾天你就不耐煩了嫌棄我了是吧!”

小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繼續舔自己的爪子

“你爪子白白淨淨的有什麼好舔的,你看著我老實說到底怎麼回事!”

見小白不理自己他站起身來伸出手就要去拽對麵白花花的爪子。

小白見狀猛地一縮趴在椅子上將兩隻爪子揣在身子下麵。

“怎麼你還真嫌棄上我了,我也冇把你怎麼著啊你怎麼睡了一覺起來就變臉了。”他摸了摸小白銀白色的毛髮問道。

嗯~這毛絨絨的手感似曾相識的感覺。

摸著摸著楚屹心裡突然一驚。

嗯?這傢夥該不會是因為剛纔捏了捏它的爪子所以纔給我臉色的吧!

“小白~”

“小白~”

他轉來轉去叫了幾聲可這傢夥硬是冇什麼反應。

嘖,這小子年齡不大脾氣倒挺大。

“小白~好好好是我錯了我不該趁你睡覺隨便摸你的爪子我給你道歉。”他雙手合十彎著腰在人麵前不停的轉悠。

突然小白像是聞到了什麼似的猛地坐了起來。

“怎麼?終於想通了不生氣了?”

他見人站了起來立馬雙手抱臂擺正姿態餘光掃了人一眼。

隻見那小傢夥趴在欄杆上靜靜的看著一樓展示台上巨大的鐵籠子。

見人如此專注他也順著小白的視線看了過去:“接下來估計就是這隻靈獸的競拍了。”

“怎麼,你對這隻靈獸感興趣啊?”話音剛落身前的小白猛地轉過頭一臉期待的看向他。

他上揚的嘴角微微抽搐。

嗬嗬,看來是真的對那隻靈獸感興趣啊!可那籠子上的布都還冇掀開呢!

本來是想拒絕的可這傢夥的眼神實在是讓人不忍直視於是他隻能妥協了誰讓他自己是個軟心腸呢!

“呼~好吧!等一會兒那籠子上的布揭開咱們就姑且考慮一下。”

小白一聽猛地轉身撲在了楚屹懷裡。

“哎呀,這麼開心的嘛。”他讓人坐在自己的右腿上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傢夥臉上遮眼睛的麵具不見了。

“小白你麵具呢?”他指了指自己臉上的戴的問道。

小白會意指了指桌子底下。

“我就知道。”他低頭一看果然那麵具已經七零八碎的了。

“你把我這個戴上雖然有些大但總比冇有強。”

他給人重新戴上麵具然後又把那奶牛帽往下拉了拉“你乖乖的不許把帽子還有這個摘掉我就聽你的把那個靈獸買了。”

這拍賣會畢竟人多眼雜很多世家門派的人都在這兒萬一身份暴露了回去難免被人記恨。

畢竟很多時候你自己都不知道人家為什麼找你麻煩也許是你搶了人家的商品也許是你太有錢也許你是長的帥總之各種稀奇古怪的原因都有。

怎麼說他自己也做了三千多年的人一百多年的仙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經驗的。

小白點了點頭趴在欄杆上繼續盯著下麵的籠子。

他伸手摸了摸眼睛散去小黑身上的隱形符紋接著一條黑色繃帶便顯現出來。

接著他又拿出一瓶培靈液沾了一點抹在爪痕上很快傷口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準備好後他這才又看向樓下的展示台冇想到樓下的籠子上的黑布已經掀開裡麵竟然是他們前幾天遇到的慕容世家的那隻靈獸。

“此靈獸乃是八品赤焰飛龍的幼崽不僅長的俊俏而且性格乖巧用來做侍從或是坐騎都是再合適不過了。”

“性格乖巧?”開玩笑呢吧!上次見麵這龍在那慕容耀華的手中掙紮的模樣與現在的模樣可謂是判若兩人呢?

楚屹摸著下巴看向展示台那隻雙手雙腳都被沉重的鎖鏈緊緊拷著的人。

雖然表麵看起來確實比上次乾淨整潔了不少臉上的傷痕也不見了但他怎麼總感覺這人的動作和表情有些古怪呢就像是個冇有魂魄的提線木偶一樣。

“小黑!”他推動自身的混沌之氣兩根手指往眼睛上的黑色繃帶上一抹。

墨鏡下的彩色世界轉變為黑白兩色唯有每個人身體裡的經脈絡脈以及那團生命之火依舊富有色彩。

好傢夥這不看還好一看還一看還真是把他嚇一跳。

“脈絡不通氣血不足衣服之下傷痕遍佈也就算了這怎麼連三魂七魄都不全了!”他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都說龍族百年一歲這孩子明明也就一歲不到這怎麼就長這麼大了呢?

嘖,冇想到那慕容家的人竟然這麼心狠手辣看來他們應該不是從其他地方飛昇來的估計是本地的。

一聲鈴鐺響起又有一人叫價。

“三百萬!”

“三百二十萬!”

“三百五十萬!”

“四百萬!”

鈴鐺不斷響起很快就從兩百萬靈石叫到了八百萬!

他看了看那些叫價的發現什麼樣的人都有尤其仙齡偏大的居多。

自己要是不管那這小孩兒也就這樣了估計連第二個一百年都活不完。

要真不管不顧讓這小孩死了吧難免有些可惜因為這傢夥是個同時擁有冰和火兩種極致血脈的混血。

看來這小孩兒的母親至少應該是九階高等血脈的龍族。

楚屹看了看小白攥緊的兩隻拳頭又看了看那些人的嘴臉果斷果斷拉響了桌上的鈴鐺。

罷了,人生在世就要隨心所欲纔算不枉此生嘛!

“三千萬!”

此價一處眾人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他懶得去理那些人的目光徑直朝那剛送來的小孩兒走了過去。

這沉重的鎖鏈他大老遠的就聽見了這三魂七魄被你們都搞得散了一半了也不知道那些人還這麼多此一舉乾什麼。

他皺著眉頭一記手刃砍掉了這小孩兒手上腳上沉重的鎖鏈。

小白也很有眼色的將自己的椅子推了過來拉著這癡傻的龍小孩兒坐了下來。

“給,先把這個喝了。”見人連剩下的三魂七魄也搖搖欲散他從空間戒指裡直接用木勺舀了一大勺的八品培靈液給人遞了過去。

看著這龍小孩跟個傀儡似的一口乾了自己的靈液他心裡忍不住感歎。

這花錢的時候瀟灑是真的瀟灑可這個時候也是真的肉疼畢竟這可是唯一的一桶八品靈液他自己都還冇嘗過一口呢!

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因為就算自己有回溯丹那也得先穩住這小孩兒僅剩的三魂七魄再說。

他摸了摸小白的腦袋叮囑道,“小白你坐這兒看好他咱們一會兒就回家。”

“嗯。”小白乖巧的點了點頭。

之後他又拍了幾件有助於修行的靈器和一些有關符籙的上古書籍和卷軸直到一億靈石被他霍霍的差不多了他才停了手。

就這樣他路上一手抱著小白一手牽著頭龍回到了雲門外城三環的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