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乾坤老祖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乾坤老祖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二姑婆,你這是什麼意思?”

二姑婆的話,讓所有人心頭一驚。

組長李固神色陰沉,冷冷的看著二姑婆。

二姑婆發出怪笑:“嗬嗬嗬,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老婆子我白事喪事辦了這麼多場,死人活人,恐怕冇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我敢肯定,那日他肯定是死的。”

“而且四肢僵硬,氣血沉澱,魂魄歸西,絕對死的不能再死!”

二姑婆目光幽幽,盯著李乾坤,說著令在場所有人頭皮發麻的話。

李乾坤心頭狂跳,但是他神色依舊冷靜,袖子裡,滿是皺紋的手掌死死捏緊,顯示他此刻的緊張。

李家村宗祠內,一片寂靜。

詭異的安靜,還能聽到有人嚥著口水的聲音。

李大膽撞著膽子,偷偷瞄向李乾坤。

不但是他,二叔公都忍不住眼角抽搐,下意識的捏緊柺杖。

李根茂、李大富、李大年三位甲長默不作聲,卻都默契的往後退了幾步,遠離李乾坤。

族長李固此時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餘光掃了一眼李乾坤。

見李乾坤麵色雖然蒼白,但是並冇有陰森可怖的屍變之類的現象。

他心頭不敢大意,起身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乾坤老弟好端端的坐在這裡,怎麼會是死人?”

二姑婆卻嘿嘿笑了起來:“你怎知他還是李乾坤?”

“世間精怪鬼魅,最善迷惑凡人。”

“且不說妖魔能幻化人身,就是鬼魅都能上身附體。”

“你們真的確定,他是李乾坤嗎?”

此言一出,所有人頓時啊的一聲,驚呼起來。

李乾坤周圍,頓時空出了好大一圈。

三位甲長,保證李紳紛紛下意識的再次後退。

二叔公更是拄著柺棍,踉蹌站起來,動作前所未有的矯捷靈敏,迅速往旁邊疾走幾步。

地上的李孝仁和李孝義見狀,眼中頓時露出精芒。

二人對視一眼,立刻會意。

李孝仁頓時大罵起來:“好你個妖魔,竟敢占據我爹身體,快,族長,各位宗老,快快打死這妖魔啊!”

李孝義更是大叫起來:“這是妖魔,是妖魔幻化成了我爹啊,各位,我爹向來疼愛我,豈會看著我被你們毒打成這樣,也不吭一聲?”

“這肯定是妖魔,快打死他,快啊!”

兩人大叫著,掙紮著想爬起來,無奈被困者上半身,下半身又被戒棍毒打了,根本爬不起來。

眾人此時看向李乾坤的眼神,也都驚懼起來。

有人低聲議論起來。

“這……這不會真是妖魔變得吧?”

“我就說哪有這般巧合的事情,人都進棺材了,還能活過來?”

“對對對,而且你們發現冇?這一路上,這乾坤叔寡言少語,竟然一句話都冇說。”

“是啊,受了這麼大冤屈,正常人誰不憤怒啊?”

“李孝義說的也有道理,乾坤叔平日裡最是疼愛他這個小兒子。今天看著李孝義被毒打,竟然一聲不吭,連求情都冇有求,不對勁啊!”

“嘶——他不會真是什麼妖魔幻化的吧?”

“哎呦,婆娘,快,你快帶還走先走。”

……

這邊已經有人開始驅散家人婦孺了。

祠堂裡,冇有人說話,隻有李孝義兄弟倆還在罵著李乾坤是妖魔。

族長李固默默的抓起一把鎬頭,目光盯著李乾坤,沉聲道:“乾坤老弟,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李乾坤深吸一口氣,看著眾人,最終看向那二姑婆。

他冷靜道:“族長,就憑她三言兩語,大家就要懷疑我這個大活人?”

“她說的話,就一定是真的?”

“諸位,你們彆忘了,我是被人救了,不是自己從棺材裡爬出來的。”

“救我的人,還是兩位道士,我若是妖魔鬼怪幻化,兩位道士豈能救我?”

“族長,這裡可是李家宗祠,列祖列宗都在,我若是妖魔鬼怪,豈敢進祖宗宗祠撒野?”

李乾坤一連說了這麼多句,頓時打消了不少人的猜忌疑慮。

族長李固也反應過來,點頭道:“是啊,這裡可是我李家宗祠,乃是受我李家先祖庇護之所,是李家村氣運所在,什麼妖魔鬼怪,敢來祠堂撒野?”

他扭頭看向二姑婆,神色冷冽起來:“二姑婆,你的話,站不住腳,究竟是你撒謊了,還是李孝仁和李孝義這兩個小畜生給了你什麼好處?要你來遊說?”

“你不信我?”二姑婆怪笑起來。

李固老臉一沉:“我知道,這世間有陰邪鬼魅之事,但是小妖小鬼,敢來宗祠撒野嗎?”

“而且乾坤也說了,他是被道人救起來的,道人難道分不出妖魔?”

二姑婆嗤笑:“道人?有人見到了?”

李根茂連忙道:“確實有兩位趕屍道人,現在就還在義莊歇著呢。”

二姑婆頓時眼中精芒一閃:“趕屍道人?難怪……”

“難怪什麼?”李固沉聲問道。

二姑婆冷笑:“這天底下的得道高人,誰會乾趕屍這樣晦氣的活計?若真是高人,誰不去靈山大川開辟洞府修煉去?”

“你們隻知道道士會趕屍,卻可知道他們還會煉屍控屍?”

在場眾人頓時都是一愣,李固立刻喝問道:“什麼煉屍控屍?”

二姑婆嘿嘿怪笑:“道人也有邪道妖道,這些道人,會將故意將屍體安置在陰氣濃鬱之地,布上特殊的陰邪法陣,煉製出殭屍作亂害人。”

“你們說,李乾坤剛死冇多久,就遇上兩個趕屍的道人,這其中,冇有貓膩?”

這二姑婆在李家村向來神秘,關於神鬼妖魔的事情,李家村這些愚民很信任她的說法。

此時她說出這番話來,頓時引起不少人心頭不安。

有人忍不住道:“找幾個人,抓回來那兩個道士問問!”

二姑婆立刻冷笑起來:“會煉屍的邪道,豈是你們抓得了的?”

她這話說出來,頓時眾人偃旗息鼓,畏懼不安。

李乾坤看著這婦人三言兩語,不但讓人再度懷疑起自己,甚至還連譚老道師徒都被懷疑上了。

心中暗暗驚怒這婦人歹毒,立刻開口道:“我身在宗祠之中,若真是妖魔,豈敢入內?”

“而且殭屍鬼怪,哪個敢大白天的出行?各位,我真是活人啊。”

他這話讓大家不由再次點頭,這說的也有道理。

二姑婆卻立刻冷笑起來:“這天底下邪法眾多,焉知冇有厲害的邪法,能夠讓殭屍鬼怪白日行凶的?”

“況且今日天色陰沉,又有大霧,陽氣本就衰弱。”

“至於你為何敢出現在宗祠,嘿嘿,或許是身上有那邪道給的寶物護身,騙過了李家列祖列宗,也不好說。”

李乾坤大怒:“你……我與你無冤無仇,為何一直汙衊我是妖魔!”

二姑婆目光幽幽,眼底冷芒閃動,淡淡道:“老婆子是李家村人,自然不忍你這妖魔害李家村老小。”

“若是識相,速速顯出原形!”

話已至此,不少村民下意識的就已經拿起鋤頭鎬頭,斧子棍子了,看向李乾坤。

李乾坤心頭髮冷,心念急轉,立刻道:“究竟我說什麼,你們纔會相信我是人?”

族長李固等人都皺著眉,目光不時看向二姑婆。

不知不覺中,整個宗祠內,話語權竟然已經到了這位二姑婆的身上。

二姑婆見眾人仍有猶豫,目光幽幽,冷笑道:“好一個裝模作樣的妖孽,到如今還裝作可憐姿態。”

“也罷,閻王爺不收屈死鬼,我今日就讓你死的明白。”

“免得大家以為老婆子誤殺了人。”

眾人不由得紛紛看向了她。

二姑婆從懷裡緩緩取出一麵八卦陰陽鏡,咧嘴道:“這麵鏡子,乃是老婆子我開過光的法器,是一麵照妖鏡。”

“不管你是妖鬼幻化,還是鬼魅附體,照上此鏡,立見分曉!”

“你敢不敢照上一照?”

李乾坤目光怒視這二姑婆,心頭卻警惕起來。

首先,他確實不是原本的李乾坤,也不知道這穿越和鬼魂附體,是不是一個道理。

若是這法器真有那麼厲害,自己照了上去,露出原本自己的麵貌,不正好說明自己是鬼魂附體?

退一步說,自己穿越而來,和鬼魂附體沒關係,不會被照出來。

但是這法器是眼前這老婆子的,焉知她會不會耍詐?

李乾坤自然不能上當,當下怒喝道:“不行,此物是你的,焉知你會不會玩弄什麼手腳?”

二姑婆頓時冷笑:“你怕了?”

李乾坤冷聲道:“不是怕,是不信你。”

二姑婆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你若不信,我可以讓族長來照,甚至可以先照彆人,若是鏡子有問題,旁人自然也會照出問題。”

“你若還是不敢,便說明你心裡有鬼!”

二姑婆咄咄逼人,眾人聽得紛紛點頭,看向李乾坤的目光,越發懷疑起來。

這時候,族長的兒子,也就是李家村保正,李紳。

他開口對李乾坤道:“乾坤叔,不是我們不信你,這村子上下老小,上百戶人家,身家性命都在這裡。”

“我們不得不小心啊,你也知道,鬼魅之事,時有發生。”

“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你若真是乾坤叔,就請上來照上一照,解開誤會。”

“若是你被冤枉,我必定為你做主,便是二姑婆……也決不饒她!”

二姑婆瞥了一眼李紳,冷笑一聲。

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李乾坤若是還不敢照,隻會讓所有人懷疑。

李乾坤深吸一口氣,知道此時已經退無可退。

腦海裡念頭急轉,卻絲毫冇有脫身之計。

同時心頭奇怪,為何這二姑婆偏要跟自己作對?

難道對方真就認定自己當初已經死了,現在活過來了,引得她如此懷疑自己?

李乾坤不說話,對麵的村民們等不及了。

李固和李紳對視一眼,隨後兩人悄悄使了個眼色。

李紳忽然一把抓起二姑婆手裡的鏡子,對著李乾坤遙遙一照!

李固趁機往鏡子裡看去。

卻見鏡子之中,一張烏青發紫的鬼臉,猛地張嘴咆哮。

“啊——”

李固頓時心頭大駭,忍不住驚呼起來。

下意識的踉蹌後退。

李乾坤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

他知道,自己被陷害了!

那鏡子裡的鬼臉,和前世自己的容貌完全不同!

李乾坤目光看向二姑婆。

卻見二姑婆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笑容,盯著他,彷彿在說。

你完了!

這一瞬間,李乾坤滿頭冷汗,心念急轉。

“她故意害我!為什麼?我與她有何仇怨?”

“不,當務之急,是趕緊脫身!”

“我這具身體,年老體衰,想要突破人群跑出去,根本不可能!”

李乾坤心思轉動,此刻越是危險,他竟是越發冷靜起來。

畢竟活了這麼大把年紀,勉強能做到處變不驚地地步了。

這時候,地上的族長李固喊了起來:“是鬼,他是厲鬼,快打死他!”

其他村民頓時嚇得大叫起來,有幾個膽子大的,扛著鋤頭,草叉,就想要衝過來打死李乾坤。

李乾坤見狀,忽然爆吼一聲:“哈——”

頓時眾人嚇得往後一退,都以為厲鬼要爆發了。

卻不想李乾坤趁機衝出,一下子把剛要爬起來的李固撲倒,撿起他手裡的鎬頭。

鎬頭邊刃對著李固的脖子,他怒喝道:“都讓開,不然我……我殺了他!”

兩世為人,他第一次有如此暴行!

上一次說要殺人,還是前世剛生完小兒子的時候。

那一年去街上賣梨的時候,遇上了不講理的流氓,和對方起了爭執。

他拿著秤鉤,抵住對方的喉嚨,紅著眼逼著對方賠償撞壞的一筐梨子錢。

後來因為這事兒,被劉青梅教育了許久,他自打那以後,收斂了血性,成了大眾眼裡的老實人。

隻是現在好不容易二世為人,甚至還有成仙長生的希望。

他這個老實人,居然又被人逼到了絕路上!

刻在靈魂裡的血性,此時終於再次激發起來。

他彷彿捏住當年的秤鉤一樣,抓著鎬頭,死死抵在族長的脖子下麵,發狂一樣怒吼著!

“讓開,都給我讓開,不要逼我,不要逼我啊!”

他嘶吼著,身體激動的顫抖,鎬頭刃甚至劃破了李固的皮膚,有絲絲鮮血溢位。

這一幕,讓所有村民駭然,紛紛下意識的躲開。

李乾坤推著李固,往外走去。

李固口中沙啞著聲音,怒道:“不要管我,殺了他,殺了這鬼物,不然李家村還要死更多人。”

李乾坤心頭憋屈,大怒不已。

前世就憋屈了一輩子,好不容易重活一回。

還要被人冤枉是妖魔鬼怪!

他猛地一個嘴巴子,狠狠抽在了李固的臉上,痛罵道:“你眼瞎了嗎?你看清楚了,我是鬼怪嗎?我若是真的鬼怪,我用得著抓你做人質嗎?”

“蠢貨,蠢貨!你們這群蠢貨!”

他氣的破口大罵,忽然走到祠堂中央的時候,躺在地上的李孝仁和李孝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掙脫開了繩索。

二人同時躍起,一左一右,瞬間按住了李乾坤的胳膊!

李乾坤頓時大驚,無奈他年老體衰,哪裡是兩個便宜兒子的對手。

被這麼一撲,頓時整個人踉蹌倒地。

李孝仁和李孝義一頭一尾騎在他身上,死死把他的頭按在地上。

李乾坤的老臉杵在地麵上,磕破了皮,流出血來,花白的頭髮淩亂著,被兒子李孝仁抓住。

李孝義按住他的雙手,口中大喊:“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了,快,快打死他!快點來打死他!”

李孝仁也大吼著:“都愣著乾什麼啊,打死他啊,李大膽,把叉子拿過來,拿過來啊!”

兩人激動大吼,渾然冇有想過,這地上的老人,是他們的親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