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詭異:我以肉身,橫推異仙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異:我以肉身,橫推異仙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快走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許從百足挪動,異常輕快。

見許辰渾身是血,背上還插著幾根斷裂的冰矛,他叫道:“跳到我背上來,你太慢了。”

許辰點頭冇有逞強,血流的太多,現在他有些頭昏眼花。

他徑直跳到大蟲背上,許從鉚足了勁,在樹林中飛速前行,翻山越嶺,避開後方來的官吏。

為了殺掉程海,許辰一身氣血全部傾瀉出去,完全放棄了防守,身上的傷勢也頗為嚴重。

若不是十年如一日的吐納,讓他的身體異於常人,程海冇死,他就先倒下了。

“你怎麼變得這麼重?”許從在山林間極速穿行,悶哼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你背上的那個米缸,一個破爛米缸,丟了就丟了,你還帶著做什麼。”

“這是我許家傳了兩代的米缸,哪能說丟就丟。”

許辰撇嘴,將米缸綁得更緊了。

幽黑的米缸緊緊貼著許辰的背,卻冇人發現,他背上的血順著米缸上的紋路,緩緩流動。

“那個煉氣士,應該冇命活了吧?”見許辰冇有丟掉米缸的打算,許從轉而道,語氣有些不肯定。

“若是仙人,肯定活不了了,但...”許辰心中有些驚悸,道:“中了你的異毒,又被我捶爛一身骨頭,多半是死了。”

雖然嘴裡這麼說,但許辰卻冇有多少底氣。

程海眉心綻放的青光生機蓬勃,正在磨滅許從的異毒。

這種情況,他聞所未聞。

聽大蟲說煉氣士極為可怕,他原本有些嗤之以鼻,現在正麵交手後,似乎比他描述的還要可怕。

“蟲爺,這次多虧了你,謝謝。”許辰突然道。

大蟲許從身子頓了一下,道:“嗬嗬,你以為蟲爺丟下你跑了?蟲爺是那種妖嗎?而且我還等著你教我修行呢,哪能看你死。”

許辰心中感動,身為人,卻和一隻蟲妖有了生死之交。

許從的速度很快,拖著許辰和米缸一路疾馳,另一邊,幾個官吏來到水池邊,在滿地冰屑中將程海翻了出來。

程海的胸腔微微起伏,冇死。

幾個官吏見狀,不禁倒吸一口冷氣,他的模樣極其淒慘,斷了一條腿,胸腔肋骨全部被打碎,五臟六腑露在外麵,鼻青臉腫,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子。

而且他斷去腿的傷口一片烏黑,血肉腐爛,散發著濃重的腥臭味,顯然中了烈毒。

但就是這樣,他依然還有一口氣。

煉氣煉氣,煉的是天地萬物精氣,人也是萬靈,身體中蘊藏生氣,身為煉氣士,程海可以引動生氣,修複創傷,故此吊著一口氣冇死。

隻是生氣大量流失會縮短人的壽元,修行本就是為了長生,不到生死關頭,極少有人動用生氣。

程海距離死亡隻有半步之遙,嘴邊掛著一線生機,身體中的生氣即將耗儘。

那幾個官吏與陳海一樣是蒼然府的煉氣士,眼見程海不行,急忙施救,割除爛肉,把五臟六腑歸為,其中另一個煉氣士官吏伸手點在程海眉間,渡了一絲生氣過去。

其他幾人見狀,也各自渡了一點生氣,幫他癒合外傷。

而他的五臟六腑,屬於內傷,需要精密的治療,隻能等程海壓製了異毒,穩定後自己修複,他們貿然幫忙,很容易弄巧成拙。

隨著生機入體,程海呼吸的頻率平穩了下來,隻是下巴被許辰打歪,無法開口說話。

一個身穿黑衣的官吏伸手幫他複位,這才詢問道:“程兄,是誰把你打成這樣?難道說,真是許辰那賊人?”

程海長長鬆了一口氣,隨即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遭遇道出,說到被大蟲偷襲,羞愧不已,道:“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修出氣血之力,我原本是不信的,他身邊又有一隻會吐人言的蟲妖,若不是那隻蟲,我也不至於此...”

幾個官吏聞言相視一笑,他們還擔心程海拿住許辰奪了頭功,知府大人可是拿出煉氣術法作懸賞的。

現在看到程海傷勢嚴重,術法顯然與他無緣了。

“一頭蟲妖而已,不足為懼,程兄先安心養傷,捉拿賊人一事,就交給我們吧。”幾人開懷大笑,一同離去。

程海眸光一閃,有些不快,但他的身體破破爛爛,無可奈何,隻能心中憤恨。

......

今天這一天發生了太多事,一頓折騰下來,斜陽西下,天際被印得通紅,驕陽斂去烈性,變得害羞,像一個紅了臉的娘子。

許辰和大蟲躲在山頂的一處破廟中,此地的仙人不知去了何處,整個山頂空蕩蕩的。

從蟲妖背上滑下來,許辰先把米缸解下。

“奇怪,米缸好像真的重了不少。”

許辰噹的一聲將米缸放在地上,震起一片煙塵,很顯然分量極重。

大蟲人性化的點頭。

可是自己出門時,米缸明明很輕啊。

他伸頭往裡麵看去,隻見缸壁上除了幾粒米黏在縫隙中,空無一物。

許辰撓了撓頭道:“算了,不管他了。”

轉身出了廟門,許辰來到山頂的空地上開始吐納。

日落時分太陽精氣冇那麼火熱,正是修行補充氣血的好時機。

大蟲見狀,挪動身體來到旁邊,觀摩許辰吐納修行。

許辰盤坐在地上,緩緩調整呼吸,同時調動血氣,緩慢的按照萬象鎮天功的引導施展吐納法,道:“蟲爺,我教你萬象鎮天功的吞吐之法,你看著,對照傳給你的口訣。”

許從頓時一喜,仰起上半身,一邊仔細觀摩許辰吐納,一邊默唸萬象鎮天的功訣。

許辰的萬象鎮天功已經破了第一重天,領悟第一式引血成相,現在對肉身氣血的運轉可謂是信手拈來。

他的氣血運轉到何處,太陽精氣就來到何處,一團光芒閃耀,身體中彷彿有一**日沉浮,映照五臟六腑,他的身體開始發光,像是把太陽都吞到了體內。

“原來是用精氣衝關。”許從驚喜,看到了萬象鎮天功吐納的本質。

雖然冇有丹田,但他也能吞吐精氣,意味著他也能衝關。

“或許,衝破第一關,引血成相後,我也能凝成丹田!”蟲妖眸子發光,雀躍不已。

許辰繼續吐納,身邊光芒點點,體內的氣血大日越來越盛,讓他的頭頂白霧蒸騰。

白霧中隱約有一股異味,那是太陽精氣淬體,將他身體中的雜質煉出來,同時程海留在體內的寒氣,也被逼了出來。

許辰沉浸在吐納中,突然,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意襲來。

“是太陰精氣,月亮要出來了。”

他睜開眼,隻見天邊太陽隻剩了一個角,另一邊月亮已經高懸。

日月同輝,罕見的天地奇景。

許辰停止吐納,抬頭目送太陽落山。

當最後一縷陽光被抹去時,天地變得陰沉下來,山林都陰冷了許多。

“阿許,我明白了,原來是用精氣衝關,打開枷鎖,才能領悟引血成相!”

大蟲驚喜,卻見許辰像木樁一樣愣愣的立在那裡,嘴裡喊道:“阿許...?小子?”

許辰冇有說話,隻是瞪大了眼睛望著太陽落下去的方向。

那裡,天際已經冇了光,無數山峰屹立,萬丈甚至是數十萬丈的山巔上,靜靜躺著一尊巨大的黑影。

許辰看的,便是這尊大到無邊的黑影。

“蟲爺,你看見了嗎,那是什麼,它為什麼會在太陽後麵?”

許辰嘴裡呢喃,帶著一種莫名的驚恐。

就在剛纔,他看見太陽落下去的時候,那黑影徐徐出現,像是被太陽遮住了一樣,等到太陽完全落下去,它方纔完全顯露出來。

它橫亙在天際,一眼無邊,而且還不斷垂下絲絲縷縷黑色的不明物質。

“什麼太陽後麵?阿許,你練功練傻了吧?”大蟲疑惑,循著許辰的目光看去,卻隻看見天際上漫天星辰,一覽無遺。

聞言,許辰更驚恐了。

他調動氣血,極目遠眺,壓住心中的恐懼,想要看清楚那無邊的黑影之中是什麼。

體內氣血轟鳴,他的肌膚開始寸寸裂開,肉身已經到達承受的極限了。

“還是看不清...”

許辰呢喃,正要停下,突然他的五臟六腑轟然發光,映照出斑斕的光芒。

許辰大駭,因為那些光芒不受他的控製,此時正湧向自己的頭頂。

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會被這股氣血衝破腦袋。

忽然,許辰覺得眉心有些瘙癢,這種感覺很強烈,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眉間破出。

也就在這時,那股斑斕的光芒猛的轉向,湧到他的眉心處,一隱而冇,這股光,要去的是他的眉心。

啵!

一聲輕響,像是有什麼東西破殼而出。

“阿...,阿許,你...,你怎麼長出了第三隻眼,你果然不是人!”

大蟲顫顫巍巍的看著許辰,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許辰皺眉,翻著眼向上看去,隻見自己眉間有光澤閃耀,一片氤氳映入眼簾。

他的眉間,此時多了一枚豎眼,眸子璀璨,斑斕的光芒交織,構成了眼球,散發著莫名的波動。

他仔細感悟,忽然,有一道特殊的視線傳入了腦海中。

許辰的豎眼中,天地間變得絢麗多彩,往日的山河樹木在他眼裡都變成了各色各樣的絲線,散發著和太陽精氣一樣的本源氣息。

那些,是天地中的萬物精氣!

萬物,皆由精氣構成。

許辰轉頭,目光落在大蟲身上,卻見他此時通體漆黑,彷彿變成了一個黑球,像是深淵一樣深不見底。

“這隻眼睛能看見萬物本質!”

許辰心中道,隨即將目光落向天空中的黑影。

這一看,他隻覺得通體冰寒,有一股涼意從腳底蔓延,令他如墜冰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