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穿越重生 > 崛起東晉亂世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崛起東晉亂世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天,母親領著杜立進城,先挨家挨戶給主顧打招呼辭工。主顧說了些的挽留的話,也不太強求,畢竟洗衣服的人多了去了,並不缺杜氏一個。

走到正街上,看到一家雜貨鋪,門臉有三間大,字號叫“永福記”,貨品齊全,裝修有檔次。杜立就拉著母親走了進去。

夥計以為是來買貨的,就上前招呼。母親說是來找東家,夥計打量一番母子倆,問有什麼事。

杜立拿出一塊肥皂,給夥計看。

夥計不認得,問:“這是什麼東西?你們要乾什麼?”.

“這叫肥皂,就像皂角,用來洗澡洗衣服的,不傷皮膚和衣料。”

夥計接過肥皂反覆把玩,模樣倒是好看,不知效果如何,便問:“何以見得?”

“試試便知。請幫找一塊臟布和一盆清水。”杜立道。

夥計便拿來一塊抹布,已經變得黢黑了,端來一盆清水。

母親接了抹布,將水盆端到街沿,澆水打濕了抹布,然後抹了些肥皂,反覆搓洗幾遍,又澆水將抹布清洗一番,擰乾了遞給夥計。

夥計接過抹布,仔細檢查,不禁有些失聲:“咦,洗得乾淨。”這塊布早已經被他判定為洗不淨的了,不料經這婦人之手,又變得嶄新如故。

這時,從店中走出一穿著體麵的中年人,那架勢,十有**是東家。看著夥計與母子交涉,大概明白緣故。便開口道:“這東西叫什麼?”

夥計見東家出來,便回道,“東家,他們說是肥皂。”邊說邊將洗乾淨的抹布遞到東家麵前。

“哦,叫肥皂,能洗淨衣物。”東家有些好奇。

“肥皂還能洗身子,不傷皮膚,不傷衣料。”母親學著杜立的話講。

“肥皂怎麼得來的?你們是想賣與本店?多少錢一塊?”東家問道。

“回東家的話,我娘是專為人漿洗的,小子為幫母親,經反覆試驗,偶然得到肥皂製作之法。”杜立怕母親講不清楚,便直接下場回東家的話。

“小子不想母親再做漿洗的活,看能不能與東家商量,與貴店合作售賣這肥皂?”

“如何合作?”東家問。

“由我母親現場向顧客演示如何使用肥皂,方便客人購買。肥皂在鋪子售賣,店家無需買斷貨物,母親也不用店家支付工錢,按賣出的收入,每天分賬。可否?”

“如何定價?如何分賬?”

“價格我定,三七分賬。”杜立道。

“你七我三?”東家問。

“是的。”杜立答。

“行,那便試試看。就明天開始?”東家做了決定。

“謝謝東家,怎麼稱呼?”母親問道。

“叫我李東家。你怎麼稱呼?”東家道。

“叫我杜嫂,我兒叫杜立。”母親回道。

“你兒子孝順、聰明,以後有大出息。”東家笑笑說道。

“謝謝李東家誇獎。”母親道。

“李叔叔好,先送你們兩塊試用吧。”杜立又拿出兩塊肥皂,遞給夥計。

說完母子倆告辭走出鋪子。

回到家,杜立又將剩餘的材料做成肥皂,總共有220塊,算來成本有1200文,每塊成本為5文半。又讓母親拿錢去買了些油紙,裁成小張,將肥皂一塊一塊地包裝起來。拿出10塊肥皂,切成200小塊。便與母親講該如何售賣。

第一,在店鋪門口設演示台,現場為客人演示並講解如何使用肥皂。

第二,在店鋪顯要位置,請店家安排專櫃,擺放疊整齊的肥皂。

第三,凡是詢問的顧客,都免費送一小塊贈品試用。連送三天,每天200小塊,送完為止。

第四,每人每次限購一塊肥皂,每日隻售50塊。人多排隊,先來先得。

第五,售價:按3斤糧食一塊肥皂定價,即80文。

母親一一記下。

母子倆吃過早飯,用木桶裝著50塊肥皂和贈品,到了“永福記”,夥計正在卸門板,母親也上去幫忙。東家也在,安排了專櫃,擺好了肥皂。

“昨天家裡人試用了肥皂,都誇獎效果很好,你們打算賣多少錢一塊?”東家問道。

“回李東家的話,賣80文一塊。”杜立回答,並將售賣的規矩給李東家講了一遍。

“新奇?我還冇見過這種賣法,你不擔心冇有人買麼?”李東家有些驚㤉。

“試試看吧。”杜立也不好肯定作答。

母親已經立在店鋪街沿,右邊搭了個衣架,放十幾塊臟的抹布,左邊放著一大盆清水,一塊石板上,放著一大塊肥皂,身後的台子上,放著贈品。

今天正好趕集,人越來越多,漸漸有顧客進店鋪來買心儀的貨物,看到門口的架式,也忍不住好奇湊上來圍觀,很快就聚攏一堆人。

母親就開始演示起來,她是洗衣服的專家,動作嫻熟,邊做邊解釋,臟的抹布先張開給四周的客人看,拿出肥皂,遞給大傢夥看,稱這是天下獨一份,效果如何,請各位鄉親見證雲雲。

將抹布打濕,慢慢抹上肥皂,邊揉搓邊給眾人看,幾番折騰,道:見證奇蹟的時候到了,請各位鄉親睜開你雪亮的眼睛。然後蹲下身,用瓢舀了些清水,澆在冒泡的布上,一隻手在石板上反覆地搓洗,三瓢水澆完,擰乾了毛巾,展開遞給眾人看。

老鄉們那裡見過這陣仗,傳看著抹布,都不可思議。

有人提問:“會不會傷布料?”“會不會脫色?”“會不會傷手?”“多少錢一塊?”

母親一一作答,轉身拿起贈品,“各位鄉親,好不好用,一下子也看不明白,這裡免費送一小塊,你拿回家自己試,可以洗衣服,也可以洗身子。需要的話,再來買,一塊肥皂80文或用3斤糧食換。”

聽到有贈品,圍觀的人都高興,聽到價格,又驚得不少人掉了下巴。匆匆拿了贈品,大都散去。極少人再去專櫃,檢視現貨什麼模樣。

就這樣,人一撥一撥地來,又一撥又一撥地去,母親演示多少輪都記不清楚了。杜立早上看了一會兒就回去了,中午給母親端來一碗魚粥,算是墊墊肚子。本以為母親一上午忙下來會累得不行,結果喝完粥,又精神煥發起來。接著又去工作了。贈品已經發完,杜立也不補充,按計劃來,明天接著送。

李東家也忙得不行,今天雖然冇賣掉一塊肥皂,但因為肥皂,鋪子聚來比往日翻倍的客流,少不了,多賣了許多貨。對杜家這種騷操作更是不理解。與杜立說了幾句,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了。

黃昏時,母親回來了,往石板上坐下,顯得有些累了。雖然今天肥皂冇賣出一塊,還賠了200塊贈品,但杜立看得出娘心中高興。捧上晚飯給母親,母子倆默默喝光了碗裡的粥,拿起肉乾來嚼。

母親打開話匣,興奮地描述今天的盛況。她這一輩子也冇說過今天這樣多話,能夠在成百上千人麵前演示,讓她出儘了風頭。冇有少女的羞澀,落落大方的成熟少婦,本身標緻的身材,輪廓分明的臉龐,讓她顯得風姿綽約,不禁讓杜立想到她適合乾三產。

第二天一早,杜立母子來到“永福記”,門板還冇有卸下,店鋪外就有幾個人等著了。一問,是來領肥皂的。還是等著門開了,把攤子扯圓,招呼客人圍攏,走一個流程,才分發贈品。

今天雖冇有逢場,來看熱鬨的人還是牽起線,母親昔日一同在河邊洗衣的同伴,也有在其中的。小城的熱點本就不多,肥皂這種稀罕物,經過集市、茶館、街坊的渲染,變得神奇無比。有的關心效果,有的關心贈品,有的關心價格,有的純粹是圖熱鬨。當然,來人當中,老爺們少,婆姨們多。今天,終於有人出手了,第一個購買的人卻不是女的,而是一中年男人。他想多買幾塊,店家卻說一次隻能買一塊,他十分不解,也很是無奈。陸陸續續,一天賣出20塊。贈品卻是一大早就送完了。全天收入1600文,店家留了480文,母親拿了1120文。

第三天早晨,聽說是最後一天送肥皂,商鋪還冇開門,街上就堵滿了人,過往的行人都得繞道而行。李東家也冇偷懶,早早地就來到店鋪。這兩天的遭遇顛覆了他數十年經商的經驗,他不得不好奇起來。看到街上站滿了人,一打聽,是來領肥皂的,他又是一驚。

母子倆一板一眼,擺好架式,又招呼客人,排隊領獎。今天這麼多人,卻是不能再走流程,演示完了再發贈品,到時有可能場麵失控。杜立大致數了一下,人數300個都打不住,200塊贈品不夠發。不得已,招呼夥計過來一起維持秩序,並告知排在200位以後的人,領不到贈品。母親則站在隊列前麵,麻利地分發贈品,不到一刻鐘,就全部發出去了。

然後,買肥皂的人又一個接一個地來,夥計喊住要離開的杜立,說貨可能今天不夠賣,要他回去補些貨來。杜立走回來,當著李東家的麵,又將規矩講了一遍。並且告訴夥計,冇買到貨的客人,請他明天再來,因為產量有限,每日隻能生產50塊。

說完,杜立就離開店鋪。逛逛街市,買了些石灰石帶回家。原料采買要保密,不能一次性買齊,隔三差五買一部分,今兒買石灰石,明兒買油脂。回到家,便將石灰石倒入土坑中,澆水發了。

又做好午飯,送去店鋪給母親吃,肥皂上午就賣光了,母親說可不可以下午就回家去。杜立說不行,還得堅持一段時間,要讓更多的客人瞭解肥皂,演示、講解的事不能少。

黃昏時,母親帶回2800文錢,加上昨天剩下的700文,共有3500文錢了。杜家從冇有過這麼多錢,母子倆在窩棚裡狂喜不已,數過來數過去,突然兩人對視,一起意識到一個問題:該放哪裡呢?

“隻有找地方埋起來。”杜立想了一陣說道。

隨即從外麵拿來一個陶鍋,留下500文隨身帶著,其餘的都裝進鍋中。連飯也顧不得吃,趁天還冇黑透,帶著黑子,趕緊去找地方藏錢。好在輕車熟路,平時設陷阱的地方有些坑洞,選了一處,用木條蓋住,再覆上些土,掩蓋好蹤跡。有黑子警戒,可以肯定冇有人跟蹤。四周觀察一番,找好參照,以便自己以後方便找得到,便迅速撤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