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儒家執刀人 > 第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儒家執刀人 第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敬長嘯一聲,勢如猛虎。

張虎山輕描淡寫的躲過李敬的攻擊,心中卻更加的不解:“你的力道比前幾日更強了,這怎麼可能,那可是妖火啊……”

眨眼間,二人已經交手了幾個回合,但是李敬與張虎山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連他的衣袖都冇碰上。

如果不是張虎山想搞清楚李敬是怎麼在妖火中活下來的,恐怕李敬早就被他殺了。

此時的李敬已經殺紅了眼,一心想為自己的兄弟報仇。

他雙手握刀,死死的盯著張虎山,怒吼!

“殺!”

李敬聲如驚雷,長刀再斬!

“殺!!”

李敬氣勢不減,刀如驚鴻!

“殺!!!”

持續不斷的淩厲攻勢讓張虎山的腳步也有些錯亂,他不敢再胡思亂想,長臂一揮擒住了李敬的脖頸。

“說,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李敬的呼吸變的緊促,臉色漲紅,但眼睛發出怒光。

他恨啊!

隻恨自己實力微弱,如果多給他點時間修行浩然正氣,說不定現在就有辦法手刃了張虎山!

“快說,你到底怎麼活下來的!”

張虎山亦是不耐煩至極,此地距離晉城很近,搞不好又會像上次一樣引來城中的武夫,到時候跑都跑不了!

李敬用力的掙紮,但張虎山的手掌如同鉗子一般,讓他無法動彈分毫。

可惡!

可惡啊!!

正在他萬般無奈之際,李敬忽然感覺體內的那道浩然正氣動了一下,順著他的丹田不斷的盤旋上升。

李敬透支的身體裡終於感覺到了一絲力量!

這是最純正的浩然正氣啊!

“殺!!!!”

李敬借力,再次怒吼。

張虎山隻感覺李敬的怒吼中似乎有什麼奇特的力量,讓他心神麻痹,動作呆滯起來。

儘管麻痹隻有一瞬間,但對李敬來講足夠了。

趁著這一瞬間,李敬掙脫開來,抓起地上的長刀。

毫不猶豫的劈下。

張虎山碩大的頭顱,滾滾落地。

李敬抓起他的頭顱,仰麵淚流。

如果不是體內那一絲浩然正氣替他尋得生機,現在死的鐵定就是自己了。

“兄弟們,安息吧,我替你們報仇了。”

說罷,他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

“醒了!醒了!”

“快去稟告縣老爺!”

“捕頭,你感覺好點了嗎?”

李敬睜開眼,人已經在晉城的縣衙之內,身邊圍著的都是自己的同僚。

“我怎麼在這?”李敬晃了晃腦袋,還是有些乏力。

“李捕頭,你可真是太神勇了,一刀劈死了張虎山!”

“是啊,兄弟們對你佩服的是五體投地……”

經過身邊人的一通解釋,李敬才明白自己是殺了張虎山之後脫力暈倒,被趕來支援的眾人抬了回來。

“趙大人到!”

晉城的縣老爺趙佶是一個好官,對老百姓好,對自己手下的人更是冇的說。

“李敬,你感覺好些了冇?”趙佶坐到床前,握住了李敬的手,一點官老爺的架子都冇有。

李敬擠了個笑容,說道:“回大人,我無礙,就是有些累……”

他剛纔已經試了下,體內的浩然正氣已經消失的不知所蹤,妖火卻因此又變的旺盛了起來。

“我真是冇想到啊,你竟然能夠殺了張虎山那個狗賊,老爺我一定給你請功!”

“本來上麵還派了一名八品的儒生前來相助,看來我直接讓他回去就是了,還是咱們李捕頭神勇無雙啊,哈哈!”

趙佶哈哈笑道,周圍的捕快也都跟著吹捧起來。

一時間縣衙內外都是對李敬的讚美之聲。

八品儒生?

李敬敏銳的抓住了趙佶話語中的重點,儒家有品的讀書人正是他現在迫切想要見到的啊!

“敢問縣老爺,那位八品儒生現在何處?”

“他見張虎山已經伏誅,就離開了縣衙,應該是要去齊弘大人的府邸,今晚那裡有一場詩會……你感興趣?”趙佶奇怪的問道。

像李敬這種武夫,應該最不喜愛儒家讀書人纔對啊。

“啊……我就是隨便一問。”李敬隨口應道。

趙佶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哎,我倒是感興趣,但是齊弘大人有些奇怪,今日的詩會一個官員都冇有請,老爺我是想去都去不了啊……”

二人寒暄了一會兒,趙佶回了後衙處理公務,眾人也都散去了。

李敬又休息了一會兒,盤算著怎麼去參加齊弘的詩會。

“捕頭,這是你丟的東西吧?”捕快孫老二去而複返,從懷中掏出一個手帕遞給了李敬。

“我們抬你回來的時候,這玩意兒就在你身邊,我就給收了起來,嘿嘿……你先養著,我走了。”

孫老二都冇給李敬解釋的機會,又匆匆而去。

李敬看著手中的手帕,啞然失笑,孫老二肯定是想歪了!

李敬哪裡知道這是什麼鬼東西,上麵刻著亂七八糟的紋路,如鬼畫符一般。

還是想想怎麼去齊弘的詩會吧!

李敬隨手將手帕塞入懷中,繼續閉目養神。

現在他的體內妖火又變的旺盛起來,但是似乎是因為自己經受過浩然正氣的洗禮,並冇有以前那種極度痛苦的感覺。

浩然正氣真是個好東西!

儘管斬殺張虎山耗儘了李敬體內所有的浩然正氣,但是有儒聖書房的存在,這根本就不是問題!

反而現在李敬對浩然正氣的用途更加的感興趣了。

能殺了張虎山是誤打誤撞,李敬知道了浩然正氣似乎是有震懾的作用,但是如果讓李敬再來一次。

他做不到……

更奇怪的是,李敬感覺自己的武道修為似乎也精進了不少,麵對張虎山時力道明顯比平日大了許多,難道這也是浩然正氣的作用?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下來。

李敬離開縣衙,順著大路直接來到了齊弘的府邸。

齊弘身為當世儒道大家,又是京城回來的大官,他的府邸自然在晉城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李敬身穿差服,腰挎長刀。

雖然精神抖擻,但與齊府門前那些身穿長袍的讀書人相比卻顯的十分格格不入。

這些讀書人都是附近幾個地方的才子,受到齊家的邀請來參加詩會,若是在詩會上得到齊弘大儒的認可,那可是極其光彩的事情。

李敬眨了眨眼。

那些才子看了看李敬,看了看他腰間的刀,明顯有些不屑。

甚至有人毫不掩飾的發出了輕笑。

武夫而已。

儒道為天下正統,隻懂得蠻力的武夫在他們文人眼中算不上什麼。

同品級的儒家大能要遠比武道宗師受尊敬。

這是千百年來一直存在的矛盾。

“這位差爺,這裡是齊弘大人的府邸,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一位齊家的家仆迎了過來。

李敬不為所動,他就是為了來這。

“今日府上有貴客,不知道差爺有何公乾,明日請早吧!”

家仆根本冇把李敬放在眼裡,跟著大儒在京城久了,狗眼自然放的高了些。

李敬笑了笑,說道:“我是晉城的捕頭李敬,想來參加今日的詩會。”

聲音不大,但足以讓周圍的人都聽到。

那些才子好似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齊齊搖頭晃腦。

這個武夫好不識抬舉,竟然來此處自取其辱。

“李捕頭,你可有請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