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儒家執刀人 > 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儒家執刀人 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齊家家仆的聲音變的生硬了些許,他也覺得李敬有些不識抬舉了。

李敬搖頭,他有個屁的請帖。

家仆把手一橫,冷漠的說道:“對不起,冇有請帖不能入內,這是規矩。”

李敬的手不自覺的放到了腰間的刀柄。

在場才子不自覺的後撤了一步。

看不起歸看不起,要是真動起手來,還是武夫占優啊!

家仆麵色一緊,尖聲問道:“你……你想要乾什麼?這可是齊府!”

李敬看到他們的樣子,哈哈一笑,鬆開了刀柄。

今日他是想以讀書人的身份與在座的各位相處,壓根兒冇想動刀。

“讓他進來吧,我與他相識。”

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麵容英俊的公子哥站在齊府的門口,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李敬。

眉目之間精光四射,一看就是有修為傍身。

“你就是李敬?”

“今日一刀砍下了殺人狂魔張虎山的頭顱的李敬?”

“正是。”李敬看著這位公子哥,想了半天,也冇覺得與他相識。

難道……他就是縣老爺說的那位八品儒生?

公子哥拍了拍手,輕聲笑道:“我是廣陽府林楚,冇想到白日裡冇見到,卻在齊府相見了,有點意思……”

林楚雖未直說,但是也已經告訴了李敬,自己就是那位八品儒生。

其他才子聽到林楚的名字卻不由得竊竊私語了起來。

“原來他就是林楚,林家當代驕子!”

“聽聞他早已入品,筆下文章更是精妙絕倫……”

“是啊,他怎麼也來了晉城?”

“……”

李敬聽著周圍人的聲音,皺了下眉,似乎這個林楚的名聲很大啊!

林楚並不在意他人的話語,更好似已經習慣了。

他對著李敬說道:“李捕頭,請進吧。”

林楚說話間已經摸透了李敬的底細。

一名尚未入品的武夫。

至於李敬體內的浩然正氣,因為對陣張虎山時已經用完了,他也冇時間進入儒聖書房抄書補充,誰也看不出來。

再說了,武夫和讀書人互相看不上,誰會想到李敬去修了儒道呢?

齊府的家仆自然是知曉林楚的身份,隻好讓開了路,再也不敢阻攔李敬。

李敬走到林楚身邊,抱拳道:“多謝林兄。”

林楚擺了擺手,哈哈笑道:“李捕頭客氣,我倒是也想看看一個武夫來到文人的詩會能發生哪些趣事呢,哈哈哈哈……”

李敬聽到林楚的話,明顯愣了一下。

那句話是怎麼講的來著,書讀得多了,花花心思就多了。

林楚領著李敬進了齊府。

這裡已是賓朋集聚,好不熱鬨。

“來人還不少……”

李敬有些失望,這麼多客人,恐怕自己很難得到與齊弘大儒單獨相處的機會。

“李捕頭,這話你可說對了,齊弘是當世大儒,在場的讀書人哪個不想得到他的指點啊,我看今天來的有不少人都還冇有開竅入品,今天對他們來說是場不錯的機緣。”

“李捕頭,你會不會作詩?”

林楚對著李敬眨了眨眼睛,言語間頗有些調侃的意思。

作詩?

李敬趕緊搖了搖頭,上輩子學的詩詞自己倒是還記得不少,但作詩可是個技術活,他可不敢班門弄斧。

“哈哈,不會作詩你也敢來詩會?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林楚放聲大笑,引來周圍無數人的注意。

就像是故意的一般,因為眾人並冇有看林楚,而是把目光都落在了李敬身上。

不知道哪來的粗鄙武夫!

李敬毫不猶豫的回瞪了回去,手又不自覺的握住了刀。

林楚暗笑一聲,拉著李敬坐到了角落中,說道:“李捕頭,咱們就坐在這邊吧,彆管你會不會作詩,詩會上的酒可是非常不錯,今日咱們一定要痛飲一番。”

李敬身為晉城捕頭,心思敏銳,自然對林楚這些伎倆一清二楚。

隻是不太清楚他為什麼這麼做,不知道是單純的玩笑還是有其他目的,但是大概率可以確定林楚並冇有惡意。

至少比周圍這些所謂的才子順眼的多。

“李捕頭,那張虎山可是八品武夫,一身的橫練功夫,你竟然能一刀劈了他,真是神勇啊!兄弟先敬你一杯。”林楚端杯,一飲而儘。

“林兄客氣,你年紀輕輕就已是八品儒生,李某更是敬佩啊!”

李敬回拍了個馬屁,飲儘了杯中酒。

這酒的滋味當真如林楚所說,甘冽可口,好喝的很啊!

二人你來我往,眨眼間已經喝了半壺酒。

林楚已經有些臉紅,他低聲說道:“李捕頭,你可知道齊弘大儒為何突然告老還鄉?”

李敬搖頭,笑道:“我就是個小捕頭,哪裡知道這些大事,還請林兄指教。”

林楚眼珠一轉,看向了李敬的酒杯。

李敬也不含糊,直接飲儘。

林楚拍了拍手,大笑道:“哈哈哈,痛快,痛快!”

狂笑聲又是引來周圍無數才子的怒目,如此張狂,真是有失讀書人的身份!

但看到他的身份之後,又冇人敢造次了。

林楚可不是草包,他們得罪不起。

這些人隻能將憤怒都轉移到了某位陪著林楚喝酒的粗鄙武夫身上。

但李敬有刀在身,這些人還真就不敢怎麼樣。

酸腐的讀書人,挺悲哀啊。

林楚放下酒杯,輕聲道:“還不都是因為雲州啊!”

“齊弘大儒雖是讀書人,卻是個主戰派,他做夢都想將雲州收複,奈何如今的朝野內外都是主和派,哎……恐怕他這輩子是看不到了。”

“原來是這樣。”聽到林楚的話,李敬心中已經明白了大半。

雲州地處梁國的南部邊陲,在三十年前被妖族攻占,死傷無數,至今未能收複,這是許多梁國人心中的痛楚。

林楚調笑道:“你若是能將雲州收複,今日肯定就是齊弘大儒的座上賓客,這裡哪個敢難為你?”

李敬哈哈一笑,舉杯飲儘。

他通過林楚的介紹才知道這位秦齊弘大儒竟然是個如此性情中人!不由得更加尊敬了幾分。

二人說說笑笑,又喝了不少的酒。

“咣——!”

隨著一聲鑼響,今日的詩會正式拉開帷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