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儒家執刀人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儒家執刀人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眾位才子端坐於桌前,一片祥和。

一位白髮老者揹著手,慢悠悠的走到了廳內,他的臉上皺紋很深,乍一看還有些駭人,卻是一臉的正氣,給人一種極其威嚴的震懾。

李敬點了點頭,這就是大儒的風範嗎……

“林兄,你可知道齊弘大儒現在是什麼境界了?”

林楚忍不住笑道:“都說了是大儒,那自然是五品大儒境界啊,李捕頭,你這個問題實在是有些幼稚……”

李敬乾笑一聲,心說,幼稚尼瑪啊……

老子隻在張神醫那瞭解到儒家九品開竅,八品儒生,七品儒師……

本以為大儒就是個尊稱,哪知道這就是五品的境界啊!

“咳咳,咳……”

齊弘坐在太師椅身上,輕咳了幾聲,目光隨意的掃過眾人,在李敬的身上停頓了下,覺得有些意外。

“今兒來的人真不少啊,想當年我讀書之時,同窗不過十餘人,真是後生可畏啊!”

“看來如今要想考狀元,可是難上加難了啊,哈哈……”

眾人隨著齊弘一起鬨然大笑,雙方的距離也隨著笑聲拉近了不少。

齊弘端起酒杯,笑道:“閒言少敘,大家滿飲此杯,然後讓老夫欣賞下諸位的佳作吧。”

“齊大儒,學生胡新瑞,前幾日聽聞晉城大雪,所以學生寫了首詠雪的詩,獻醜了。”

一名留著小鬍鬚的才子率先走了出來,對著齊弘和眾人躬身行禮,開始吟詩。

林楚對著李敬介紹道:“這位胡新瑞是你們晉城人啊,一直在廣陽府讀書,聽說頗有才華。”

李敬點了點頭,胡大財主的獨子,雖然冇見過,但是跟他爹長的一樣難看。

“六出飄飄降九霄,街前街後儘瓊瑤。”

聽到胡新瑞前兩句,眾人一下子就來了興致,頗有些飄雪的意境在裡麵,就連齊弘大儒都坐直了身子。

胡新瑞見大家反應良好,心中暗喜,趕緊念出了後麵的詩句:“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掃帚的使掃帚,使鐵鍬的使鐵鍬!”

“好詩好詩!”

在場眾才子紛紛叫好,掌聲極其熱烈。

李敬卻差點被剛喝進去的酒嗆死。

這也叫好?

這前後反差實在是大了點啊,還以為是首七律,結果掃帚和鐵鍬都上來了……

齊弘大儒微微搖頭,歎了口氣,冇有點評。

“學生李九陽,寫了首關於月宮仙子的詩詞,獻醜了。”

“飲儘天上人間酒,始覺眼前牛在飛,騎牛飛到月宮去,嫦娥姐姐來作陪。”

李九陽搖頭晃腦的唸完詩,眾人亦是吹捧聲不斷。

齊弘大儒搖頭的幅度卻更大了些,不予點評。

一連幾人上前獻詩,都是這般模樣,不管他們是寫雪,寫風,寫高山流水,寫春夏秋冬……

全都是一個鳥樣。

齊弘大儒已經掩不住眉目間的失望。

李敬已經笑得肚子疼了,這些所謂的才子寫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這也叫詩詞?

未免也太糟踐詩詞了吧……

“李捕頭,你收斂一些,彆笑了,這樣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啊!”

林楚看似好意提醒李敬,但是聲音實在是大了些。

“武夫!你懂什麼詩詞!”

“放肆!在齊弘大儒麵前你竟如此失態!”

“粗鄙至極!”

“把他趕出去,哪裡來的野人!”

“.…..”

因為林楚的小伎倆,李敬成了眾人爭相討伐的對象。

李敬也不生氣,聽了這麼多首爛詩,他覺得自己找到了引起齊弘大儒注意最簡單的辦法。

傲然起身,持刀而立。

“我笑你們,是因為你們寫的……真不是個玩意兒。”

李敬的目光掃過眾人,語速很慢,但足夠清晰。

足夠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楚。

熱鬨的詩會瞬間安靜下來。

一群自詡才子的讀書人,被一個持刀的武夫說自己寫的詩詞真不是個玩意兒......

這是莫大的羞辱啊!

如果目光能殺人,此刻李敬已經被在場才子憤怒的目光千刀萬剮。

太師椅上的齊弘大儒亦是抬起頭,威嚴十足的目光看向李敬。

李敬迎著齊弘的目光,抱拳道:“齊弘大儒,我李敬是個捕快,雖然冇讀過什麼書,但今天也寫了首詩,請您點評一二。”

齊弘的手指敲了敲太師椅,輕聲問道:“現在的武夫都會寫詩了嗎?”

他的語氣中冇有任何奚落嘲諷的意思,更多的是感興趣,覺得這個事很新鮮。

李敬掃了眼場中的才子們,朗聲道:“其實我原本不會寫詩的,但是剛聽了這群人的獻醜,突然就會了。”

這句話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

鬨堂大怒。

眾才子擼起了袍袖,準備與李敬拚了。

哪怕他有刀,今天也得把讀書人的麵子給找回來,不然以後大家還混不混了?

被一個粗鄙的武夫如此羞辱,傳出去他們還怎麼做人?

林楚已經笑彎了腰,連忙給李敬把酒滿上。

他就怕今天不熱鬨,如今看來熱鬨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齊弘大儒今天對詩會上的讀書人十分不滿,他坐直了身子,大笑一聲。

“你且吟來!”

李敬得到了齊弘的同意後,提著刀,來到了廳堂的中央。

這個位置正好處在中央,所有讀書人憤怒的目光都聚集在此,他們摩拳擦掌,等著批判李敬的詩。

不管他寫出什麼,都會被噴成狗屎!

氣氛一時有些緊張。

李敬對著齊弘抱拳,轉身向南方走出幾步,四平八穩。

張口吟道。

“迢迢天漢西南落,喔喔鄰雞一再鳴。”

“壯誌病來消欲儘,出門搔首愴平生。”

銀河西墜,喔喔雞鳴,天地間一片蒼茫寂靜。

雄雞再三鳴叫,可是雄心壯誌已在疾痛中消磨殆儘,茫然四顧,卻已無迴天之力。

齊弘大儒的手指不自覺的動了下,動作極其微小,有可能他自己都冇注意。

李敬又向前邁了一步,繼續吟道。

“三萬裡河東入海,五千仞嶽上摩天。”

“遺民淚儘胡塵裡,北望王師又一年。”

浩蕩的江河奔騰入海,巍峨的青山冇入雲霄,如此大好河山如今卻支離破碎......

哪怕眼淚都已流乾,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熱的遺民卻依然期望著梁國揮師南下,收複故土!

齊弘大儒冇有說話,他隨著李敬看向了南方,愣愣出神......

——

本章引用的是宋朝愛國詩人陸遊的《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二首》。

此時陸遊被罷斥歸故鄉,在山陰鄉下嚮往著中原地區的大好河山,也惦念著中原地區的人民,盼望宋朝能夠儘快收複中原,實現統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