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儒家執刀人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儒家執刀人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敬也不是瞎說,隻要給他時間進入儒聖書房抄書,重新修煉出浩然正氣根本不是難事,天亮前絕對冇有問題。

但是這個事隻有他自己知道,齊弘大儒可不知道!

他現在一絲浩然正氣都冇有,齊弘看不出來,所以這事足夠讓李敬拿捏一把。

齊弘明顯的驚住了,他吸了口氣,問道:“你可知道你剛纔說了些什麼?”

李敬眨了眨眼睛,無辜可愛。

“就算是儒聖柳詞轉世,恐怕一夜開竅也......”齊弘話說了一半就閉口不言。

剛剛過於激動,有辱聖人,這是儒家大忌。

“讀書一夜,足夠了。”

李敬又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

齊弘大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實在是不明白李敬是哪裡來的自信,武夫果然還是狂徒比較多啊!

這樣不適合讀書,讀書講究平心靜氣,韜光養晦。

所以現在殺一殺他這股狂勁很重要!

齊弘大儒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李敬,詩會結束後,所有參會的讀書人都可以進入齊府的藏書房閱覽群書,既然你如此自信,不如與他們同去?”

“如果你真能一夜開竅,老夫送你一份厚禮!”

“多謝齊大儒,我一定儘力而為!”

齊弘點了點頭,揮手召來了管家,小聲交代了幾句之後,離開了後廳。

李敬隨著管家回到了詩會的現場,這裡還有數十位才子正在焦急的等待。

當他們看到齊弘大儒冇有回來的時候,很是失望,同時對李敬則是更加的仇視。

就是這個武夫,搶了他們的機緣!

李敬倒是無所謂,他手中有刀,還能怕了這群隻會無病呻吟的才子嗎?

齊府管家清了清嗓子,說道:“夜深了,我家老爺身體不適已經休息了,諸位公子可隨我前往藏書房一覽群書。”

眾人不住的搖頭歎息,惋惜今日無法再見齊弘大儒,然後跟著管家走向了齊府藏書房。

聽聞齊弘在上京城搬回來不少藏書,如能閱覽一番,對於日後讀書做文章必定大有裨益!

李敬和林楚走在了人群的最後,林楚好奇的問道:“你與齊弘大儒談的如何?”

“還不錯,齊弘大儒和善健談,我們倆打了個賭。”

“賭啥?”

“隻要我能今晚入了九品開竅境,他送我一份厚禮。”李敬憨憨的說道。

Σ(°ロ°)

“你彆逗我啊!你一個武夫,想要一夜開竅?”

“你把儒家的修行之道當什麼了?”

林楚實在是冇辦法相信李敬的話,這太顛覆認知了,哪怕是像他這種天才,也用了六個月纔開竅......

李敬笑道:“如果你不信,咱倆也賭一把?”

“賭什麼?”

林楚毫不示弱的看著李敬,自己修行儒道多年,這個賭肯定不會輸。

哪有人能一夜開竅?

笑話!

何況李敬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早就過了入門儒道的最佳年齡,想要修煉出浩然正氣都是難上加難,更彆說一夜開竅了!

李敬哈哈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賭一壺好酒,如何?”

“好,一言為定!”

林楚眼睛一亮,當即同意。

若是賭金銀等俗物,自己雖然無所謂,但是在心中肯定會有些看不起李敬,但冇想到是賭酒。

妙啊,真是妙啊!

說話間,眾人已經來到了齊府的藏書房。

一座二層的小樓,牌匾上書三個大字。

萬卷樓。

齊府管家笑眯眯的看著眾人,笑道:“大家都是讀書的才子,可知我家老爺為何將藏書房的名字定為萬卷樓?”

眾人安靜片刻,有幾人小聲嘟囔道。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這是最淺顯的字麵意思,幾乎人人皆知。

“這是其一,卻非其二。”齊府管家搖了下頭,繼續說道。

“萬卷樓藏書萬卷,天文地理無所不有,讀萬卷書書可不單是為了下筆如有神,我們老爺更希望諸位大纔可以胸懷萬卷,笑對人生!”

在場眾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也不知道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

人群最後,林楚問道:“李兄,你可明白齊弘大儒的意思?”

李敬搖頭,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他可不會裝明白。

“有些人讀書,心氣越讀越高,心眼卻越來越小,最後書讀了不少,卻都讀到了狗肚子裡去了。”

“齊弘大儒的意思是,要他們豁達一些。”

李敬聽著林楚的話,不覺明曆。

儘管覺得他在扯淡,但似乎又有些道理。

李敬忍不住問道:“林兄,我感覺你的行為一直是與這些讀書人對著乾,我真是有些好奇,你來這裡究竟為了什麼?”

“哈哈,自然是為了齊家的美酒。”

林楚邁步,進入了萬卷樓。

李敬輕笑一聲,緊隨其後。

“謔!”

李敬發誓,自己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的書,哪怕是以前大學中的圖書館也比這裡遜色了不少。

如果現在點一把火的話,那豈不是......

“李兄,你在想什麼?”林楚見他有些發呆,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冇,冇啥......”

李敬尷尬的笑了一聲,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想放火燒了這裡呢?

林楚指著麵前的無數藏書,笑道:“天色已晚,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我很期待呢......”

李敬白了他一眼,隨手拿起離自己最近的書籍,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

看什麼不重要,反正隻是打個幌子。

那枚連通儒聖書房的銅錢被他穿了條紅繩係在了脖子上,心念一動,眼前的萬卷藏書陡然不見。

李敬回到了儒聖書房。

不知道為何,隻要來到儒聖書房,李敬的內心就會變的心無雜念,特彆的平靜。

他整理了下儀容,端正的坐到了書桌之前。

宣紙上是他還未抄寫完成的千字文。

李敬提起筆,蘸滿墨汁。

即將下筆之際,忽然覺得很有意思。

冥冥中似是有天註定,讓自己踏上了這麼一條彆樣的修行之路。

【治本於農,務茲稼穡】

這句話的意思是國家一定要重視農業的發展,要做好播種和收穫的工作,有充足的糧食纔是國泰民安的根本。

從前學習千字文的時候,李敬並冇有什麼感覺,畢竟前世的科學技術發展迅猛,工業和服務業的重要性早就超過了農業。

但是在這裡,他見過太多窮人吃不飽飯,麵黃肌瘦......

李敬手中的筆頓了一下,忽然心中有所感觸。

是很深的感觸。

【俶載南畝,我藝黍稷】

【稅熟貢新,勸賞黜陟】

【......】

李敬手中的筆變的慢了下來,以往抄書的時候是因為精神不支而慢下來。

而今日不同,他是因為在思考而慢了下來。

他似乎是悟到了什麼,但又一時半會兒無法理解。

繼續抄吧!

【庶幾中庸,勞謙謹敕】

【......】

漸漸的,精神上的負擔又開始加劇,李敬的雙眼有些模糊。

他感覺自己筆下的字似乎活過來一般,靈性十足。

“今天這是怎麼了,感覺與平時截然不同啊……”

李敬打了個哈欠,想要休息一下繼續抄書,畢竟自己說出了一夜開竅的狂言。

若是今晚冇有領悟出新的浩然正氣,那可就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與此同時。

萬卷樓中燈火通明,數十位讀書人皆是手捧書籍,一副陶醉的模樣。

就連林楚也是捧著一本書,不停的搖頭晃腦。

不過他時不時的瞟一眼李敬所在的位置。

在他看來,李敬現在睡的很香。

手中的書也是歪歪斜斜的靠在了臉上。

“好傢夥,就這樣還想著一夜開竅?真是扯……”

林楚搖了搖頭,繼續看自己的書。

偶有其他才子經過李敬所在的地方,看到他熟睡如此,皆是嗤之以鼻。

武夫而已,在這裝什麼文化人!

不知不覺,雄雞報曉。

東方泛起了魚肚白。

李敬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長舒了一口氣。

這一夜在儒聖書房中實在是有些累啊!

疲憊不隻是精神力支撐不住,更多的是自己總是不自覺的進行深度思考,太難了。

他站起身,將手中的書丟到了一旁,伸了個懶腰。

體內一團純白色的氣體驟然散開,化作絲絲縷縷,順著李敬的身體遊走。

溫潤的感覺,頓時讓他精神百倍,疲憊感一掃而空!

浩然正氣回來了,比之前更加的濃鬱純厚!

啪!

李敬感覺自己體內傳出一道異樣的聲音。

像是打破了某道枷鎖一般。

明顯的能感覺到浩然正氣更加肆意的在他體內撒歡兒了。

那旺盛的妖火,急急忙忙的避讓開來!

“這……”

李敬此刻才明白,他這纔算是開竅了!

以前修煉出浩然正氣,雖然對他有益,但根本算不得開竅,完全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李敬忍不住,放聲長嘯。

驚醒了萬卷樓中秉燭夜讀的讀書人!

朝霞透過窗戶映在了李敬的身上,照在他的臉上。

奪目耀眼。

窗外,齊府花園之中,鶴鳴之聲如同仙樂一般。

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林楚看著李敬,揉了揉眼睛,然後狠狠的抽了自己兩個嘴巴。

做夢!

這一定是在做夢!

然而,臉頰的疼痛感還在,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

竟然真的有人能夠讀書一夜就進入九品開竅境界?

什麼時候儒家修行這麼簡單了?

不單是林楚,所有的讀書人都懵了,心中波濤洶湧。

自己讀了這麼多年的書,還不如一個武夫讀一夜?

問題是這一夜李敬明明是在抱著書睡覺啊……

他們看著李敬,心中不是個滋味,卻又不能繼續發難。

因為人家確實比你強啊!

突然,萬卷樓的大門被推開,齊弘大儒推門而入。

或許是來的太過匆忙,他的衣服隻是隨意的披在身上,腳上的兩隻鞋都不是一雙。

齊弘看著沐浴在霞光中的李敬,激動萬分。

“一夜開竅,這是聖人之姿啊!”

“儒家當興於此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