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在孤老院學修仙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孤老院學修仙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文白藏毫不慌亂,端起茶杯一飲道:“梁兄,在下不過陪友人敘舊而已,此處也並非你梁家產業,更何況此地的主人也已同意,你氣勢洶洶而來,是否有些不妥?”

梁奉仙冷笑一聲:“我來看望未婚妻有何不妥?倒是你們二人,敘舊完了吧?彆打擾我夫妻二人相處!”

此言一出,身旁小廝摩拳擦掌便要上前拉開文,杜二人。

文白藏擺手道:“既是你夫妻要私下相處,我二人這就離開便是,何必興師動眾?”

言畢,示意杜元英先離開。

杜元英見林舒婉不發一言,心如死灰,也就負氣要走。

兩人剛踏上樓梯台階,身後便傳來一聲譏諷:“我還道是何等人物,敢來攪我梁家的事,原來是兩個孬貨!”

杜元英本就心裡窩火,被氣的捏緊雙拳,便要回頭與梁奉仙拚個你死我活!

文白藏穩穩按住他的肩膀,微微搖頭之後,側頭看了口出狂言的梁奉仙一眼,體內內氣翻湧而出,眼神冰冷至極。

五境武夫的氣勢爆發而出,壓迫著梁奉仙,令他滿頭冷汗,身體微微顫抖,臉色慘白,差點喘不過氣來。

冇多久,梁奉仙身旁爆發一股氣場,一個一臉落魄的中年雜役釋放內氣,與文白藏針鋒相對,梁奉仙這才緩過氣來。

見自己氣勢尤比文白藏弱了三分,中年雜役驚異不已,抱拳道:“我家少爺年少輕狂,還請公子海涵。”

文白藏冷哼一聲,這才收了氣場,言說道:“好一個京都梁家。”

便帶著杜元英遠走。

杜元英最後再看了一眼林舒婉,見她確也用擔心的眼神目送他,心中的心情頗為複雜。

文杜二人走後,梁奉仙等人也告辭離去。

林舒婉見兩撥人來去匆匆,眼神中充滿了無奈與擔憂,最終隻是來到窗邊飲了一口茶水,目送杜元英離去。

來到布店門口,環顧四周冇有文杜二人身影,梁奉仙這纔敢問旁邊這位雜役:“王賀叔,怎麼回事?為什麼放他們走啊?”

王賀沉聲道:“來人背景不小,不過雙十年紀,武夫境界已至五境,要麼是哪家將種子弟,要麼是豐元地界某個江湖大門派。”

旁邊李氏聞言點頭:“那人氣度不凡,仙兒你此番若非王賀就在身旁,怕是危險。”

“婉兒的友人是他旁邊那個乳臭未乾之人,犯不著跟他起衝突。”

梁奉仙本有些心有餘悸,聽說對手是杜元英後,恥笑道:“原來是那小子,就他這慫貨樣也敢跟我搶女人,真是可笑。”

王賀也搖頭道:“請人來幫忙,卻被幫手把風頭全搶了,自己一點存在感也冇有,確實無能。”

文杜二人一路往東門而去,杜元英不發一言,垂頭喪氣。

文白藏笑問道:“杜兄何故如喪考批?這不才見了心心念念之人?”

杜元英歎氣慘笑道:“文兄又何必假裝看不懂呢?婉兒姐在梁家人來之後,就未曾幫我們說過一句話,可見她對這門親事,也是模棱兩可的態度。”

文白藏道:“那要如何你才滿意?做那剛烈女子,要和你私奔而走,棄父母親人於不顧,纔算是態度堅決?”

杜元英被文白藏說的啞口無言,良久才憋出一句:“可也不至於一言不發吧。”

文白藏道:“京都梁家,當代家主梁琦,把控京都鹽鐵生意,其長子梁吉昌,元武三十年進士,如今官拜戶部郎中。”

“這一人從商,一人從政,梁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好,路子越走越寬,尋常商賈之家,怎麼敢跟梁家唱反調?”

“林家若是與梁家和親,以後豐元城內布衣生意再無對手,若是反悔,則受打壓絕無生路。”

“林舒婉在林家長大,如今林家生意大半是她和她爹打拚的心血,她捨得為你一個雜役付之一炬?”

“就算她捨得,你日後可能心安?”

杜元英長歎口氣,已是被文白藏說服,心底卻是升起一股豪氣。

都說莫入關是晉升最快的地方,自己若是能在一年之內成為從五品的武官,卻也能有底氣去爭取。

轉念一想,卻又覺得自己異想天開,一年之內從白丁身份提升到從五品官,這是何等天方夜譚?

文白藏見杜元英一會兒神色激昂,一會兒卻又垂頭喪氣,哪能不知他在想什麼?

文白藏笑道:“你是否覺得一年時間就博得跟梁家一較高下的勢力很難?可知我一年之前不過是這豐元城內一書生而已,如今我已是從五品的黑衣司總旗,下轄百戶!”

“人生的際遇就是這般不講道理,當有一日乘風而起,一日之內就位極人臣猶未可知!”

“你與其在這裡垂頭喪氣,不若日後隨我跟蕭兄勉勵修行,在這動盪不安的時代,有修為在身者總是被需要的。”

恰在此時,從青衣樓而來的蕭東皇悄悄跟在兩人身後,聽到這等對話,饒有興趣道:“杜兄在豐元城還有仇敵不成?還是個從五品大員?”

文白藏便將前因後果說與蕭東皇聽,恰好說完,三人已來到東門。

有一個小廝正候在此地,身旁一架馬車。

蕭東皇道:“這事倒也好解決,你那相好不是告訴你具體時間了嗎?你到時候趕回來掀翻花轎,砸了這婚禮便是。”

杜元英卻冇想過要這麼激烈,他隻想著正當爭取。

蕭東皇見杜元英憨笑著不以為然,便道:“你真以為成了從五品就能博得林家青睞?且不說你不一定能成功,就算成了,你一個從五品的地方武官如何跟天子腳下的京官比?”

“難道你不成功,就眼看著喜歡的人嫁予他人卻什麼都不做?杜元英,生而為人,你不比任何人差,何必如此自卑?”

“你隻需拚搏進取,機遇已經到來,凡人必有出頭之日!”

杜元英被這一番話說的陷入沉思,是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像蕭兄那般傲然,生不出半點類似的叛逆念頭,這如何算是個少年人?

文蕭二人見杜元英垂首不語,心知這些話語已在其心中生根發芽,便坐上馬車。

蕭東皇道:“上來吧,我允你一個時辰,記下那竹簡上所有內容,否則,有你受的!”

文蕭二人交替駕車,離開豐元城往北而去,車內杜元英絞儘腦汁,死記功法字跡,生來十數年,少有如此認真時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