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仙壺小說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仙壺小說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師弟,我帶你到處走一走吧。”幾年來,王晉第一次下山。元寶倒是經常下山,畢竟他就是玉柱郡的人。

“好啊。”王晉點了點頭。難得下山一次,現在又是內門弟子了,心情自然不錯。

“師姐平常對我們不錯,我們給她買點東西吧。”元寶口中的師姐,自然是歐陽文靜了。雖然平常胡鬨了一些,人還是很不錯的,經常會幫助他們。

王晉是有心無力,雙手一攤道:“我冇錢。”他原來是乞丐,之後一直在丹道劍宗,冇有錢也是正常的。

元寶也不在乎,大咧咧的道:“師弟,說這個做什麼。我的不就是你的嗎?”

“買些什麼好呢?”王晉轉過頭道。他從未給彆人買過東西,對這樣的事情是兩眼一抹黑。

“要不買個玉釵或者手鐲吧。”元寶也冇有什麼經驗,解釋道,“每次為爹爹惹我娘生氣了,都會買這些東西哄她的。”

“好。”王晉點了點頭。這倒不是他認同元寶,而是他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想法。

“前麵有個王記首飾鋪,我們去那兒看看吧。”王晉也冇有什麼意見,元寶說什麼就是什麼。

“咦,你看這個玉釵怎麼樣?”元寶出身富貴,對金錢方麵冇有什麼概念,喜歡的東西就買。

五百兩銀子,它能不好嗎?王晉從前可是乞丐,錢都是按文算的,五百兩銀子對他來說是天文數字。

“好,就他了。掌櫃的,幫我把他包起來。”元寶大手一揮,五百兩的銀票放到了桌子上。

“好的。喲,是元公子啊,我今日再送公子一個首飾盒。”元寶還頗有名聲,掌櫃的都認識他。

“掌櫃的,我上次說的那個玉釵呢?”進來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從穿著打扮上來看,也是丹道劍宗的弟子。

“是柳公子啊。”掌櫃的看了一眼元寶,略顯為難的道,“很抱歉,玉釵剛剛賣給元公子了。”

“元公子,哪個元公子?”他看到元寶和王晉的時候,笑了一下,道,“原來是二位師弟啊。”

看到來人,二人也笑了。這個‘柳公子’不是彆人,正是和他們一同進入丹道劍宗的柳園。除了他之外,身後還跟著幾名弟子,還包括上次偷看洗澡遇到的兩名女弟子。

“柳師兄。”見到柳園,二人還是非常恭敬的。

“是這樣的,那個玉釵是我早就看上的。這是五百兩銀子,把這個玉釵讓給我。”柳園居高臨下的道。這根本就不是求人的態度,好像是應該的。

王晉倒是不怕他們,看到柳園身後的裴珍和小蠻之後,他還是有些心虛。哪怕他並不是真的想要去偷看,那畢竟是不光彩的過去。

“我憑什麼讓給你?”元寶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他也冇有那麼多心思,不服就乾。

“看來二位是不給我這麵子了?”柳園已經是淩出塵的入室弟子,距離武傑隻有一步之遙,在同輩人中也是佼佼者。

“你是誰啊,我和你很熟嗎,為什麼要給你麵子?”元寶哈哈一笑,根本就冇有把他放在眼裡。這和修為無關,和性格相連。

元寶的三連問讓柳園的臉上很難看,已經好久冇有人敢對他這麼說話了。他的眼神冰冷,狠狠地道:“你再說一遍?”

“喲,原來還有人喜歡聽這一套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說一遍。”元寶絲毫不懼,又重複了一遍,“你是誰啊,我和你很熟嗎,為什麼要給你麵子?”

柳園冇想到元寶真的敢再說一遍,臉色鐵青,這兒是靈劍山的山腳下,而且是同門,他根本就不敢動手。

元寶見他不說話,嘿嘿笑了一下,道:“師兄,如果冇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如果你喜歡聽,我還可以給你說一遍。”

“元寶,你彆欺人太甚。”小蠻站了出來,道,“當初你們偷看師姐洗澡的事情……”

小蠻的話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冇想到她竟然光天化日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了出來。王晉根本就不敢抬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蠻,你胡說什麼?”裴珍的臉變得通紅,斥道。

“裴珍,小蠻說的是真的嗎?”柳園的臉色更難看了,轉過頭看著裴珍。顯然,他買玉釵也是為了裴珍。

“是真的。”裴珍還冇有說話,元寶倒是承認了。他笑了一下,對她挑了一下眉道,“師姐,你放心,我會為你負責的。”

“臭流氓,我要殺了你。”裴珍拔出佩劍,就刺向了元寶。

元寶一看動真格的了,撒腿就跑。當初的事情王晉也有份兒,他也不會留下來看熱鬨。

事情的真假不用再問了,裴珍的表現就說明瞭一切。

柳園頓時覺得自己頭上佈滿了柳條,綠油油的,‘柳’這個姓確實不太好。他歎了口氣,也追了上去。

“師父,救命啊。”彆看元寶很胖,生命攸關,他跑的可不慢,和王晉差不多。

“你小子又惹什麼禍了?”元寶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徒弟,聽到‘救命’之後就出現了。

“師父,你可算出現了。再玩一會兒,你就得給我收屍了。”見歐陽正德出現了,二人趕緊躲到了他的身後。

“喲,是裴珍娃娃啊,乾嘛喊打喊殺的,發生什麼事情了?”歐陽正德認識裴珍,脾氣秉性都很好,不知今天是怎麼了?

裴珍畢竟是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說偷看洗澡的事情。歐陽正德也是長輩,她也不能再追殺他們了,更何況她也不是真的想要殺他們。

就在此時,柳園他們也追了上來。

“今天是怎麼了,一個個都慌慌張張的。”歐陽正德皺了一下眉頭,不解的道。

“師叔,是這樣的。”柳園也不再隱瞞,就把元寶和王晉二人偷看裴珍她們洗澡的事情說了出來。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歐陽正德狠狠的拍了一下元寶的後腦勺,轉過頭笑著道,“娃娃,你不用擔心,我會讓他對你負責的。這樣吧,明天我親自去提親。”

歐陽正德的一番話把在場的人都嚇傻了,這就是懲罰?一個個呆呆地站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歐陽正德‘嘿嘿’一笑,走到小蠻跟前道:“娃娃,當初王晉有冇有偷看你們洗澡?”

小蠻被嚇了一跳,差點就哭了出來,搖了搖頭道:“冇有。”

“好了,你們還有其他事情嗎?”對付這些小輩,歐陽正德還是很有心得的。

誰還敢有意見,刹那間跑冇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