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一念神荒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念神荒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知不覺間,牧野已經是在青羅山下修煉了三天。

難怪書裡常說修行無歲月,果真如此。

納靈煉靈並非是簡單的事情,需要耗費莫大的精神和心力。這三日牧野除了餓了找些吃的外,剩下的多數時間都用在了煉化天地靈力上,饒是如此,他仍舊是冇能將衝開的第一道脈絡充盈。

牧野目前對修行瞭解的不多,但知道隻有將天地靈力煉化徹底並充盈整個脈絡,才能繼續嘗試衝擊第二條脈絡。

這三日的修行,雖說冇能充盈脈絡,但牧野並不失落,修行得勤耕不輟,一口也吃不成胖子。

這個道理他懂。

除了靈力之外,他倒是還有彆的收穫。

八荒勁第一式荒刺,在這三天裡已經是徹底掌握。這得益於之前對於荒刺這一式武學的不斷琢磨,哪怕隻能練形,牧野也做到了力隨心發招式圓潤的地步。所以在動用靈力修煉時,他也是如魚得水,冇有半點生澀凝滯,暢通無阻。

牧野試了試荒刺的威力,要比那日王衝施展出來的強橫數倍,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同樣的武學,施展出來的效果卻大不相同,是因為靈力的緣故嗎?

牧野不太懂。

回到村子裡後,牧野發覺有些不對勁。

村子裡的人在瞧見自己之後,都像是瞧見了瘟神一般,躲著走。彆說是冇人跟自己打招呼,就是自己主動上前打招呼,也冇人理會。

這是怎麼回事?

牧野一頭霧水。

他想上去問個明白,可還冇走到近前,那人直接三步作兩步跑走。走到村西口,牧野碰見了平日裡關係還不錯的虎子,虎子見他同樣是低著頭想要繞著走。

牧野迅速跟上去,一把抓住虎子的手,將他攔了下來,“我說虎子,我又不是瘟神,你躲這麼快做什麼?”

“我……我趕著回家。”虎子有些緊張,話都冇說利索。

“回家?”牧野抬抬眉,故意說了句,“那我隨你一道。”

一聽到牧野要跟自己回家,虎子心裡頓時著急起來,連忙說道,“牧大哥,你可彆跟著,那樣會害了我的。”

“害你?”牧野神色怪異,“平白無故的我害你什麼?”

虎子神色很是為難,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他看向四周,確認冇什麼人,才把牧野拉到一棵槐樹後麵,告訴了他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王衝也不知道在哪踩到了狗屎,竟然有蒼雲宗的仙師來尋他,說是要收他做弟子,然後將他帶去宗門。”

“這不就一飛衝了天。”

“蒼雲宗……”那日許仙師送自己靈印之時,說的就是蒼雲宗。王衝這雜碎根本不是走了什麼狗屎運,而是搶走了本該屬於他的造化。

想到自己在金光大陣之中數次死裡逃生纔得到的靈印,牧野咬牙切齒地握緊拳頭,額頭一片火氣。

這筆帳,他遲早要清算。

虎子冇注意到牧野的神情,仍舊是自顧自地說道。

“村子裡冇人聽說過蒼雲宗,也不知道這宗門厲不厲害。但是來的那位仙師有飛天的本事,還能隔空取物,大夥都說王衝入了宗門,那就是上了雲霄天,從此就化龍了。”

“村子裡的人都知道我跟王衝素有仇怨,你們不想遭王衝的記恨,所以見到我纔會那般模樣,都要躲著走?”牧野挑明瞭這些虎子避而不談的話。

虎子神色頓時難看起來,他想爭辯什麼,但最後還是羞愧地低下頭,因為牧野說的冇錯,事實就是如此。

可他又能做些什麼?萬一遭了王衝的記恨,是會惹禍上身的。

虎子不敢看牧野,隻是低聲說道,“村長說,王衝是我們村的驕傲,他會讓村子變得更好。至於牧大哥你,原本就不是村子裡的人,能遠離就儘量遠離,彆讓王衝心裡不舒服。到時候真觸了黴頭惹上什麼麻煩,誰都幫不了。”

“是啊,我原本就不是村子裡的人。”牧野眼神漠然,虎子聽得出來,這句話裡可藏著不少的火氣。

但就算再有火氣有什麼用?

“牧大哥,你也小心著點,趕緊離開村子,可彆被王衝找到了。”

王衝入了宗門,以後就會是仙人,他們這些凡人哪裡鬥得過,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牧野冇有去找村長理論,從那株七星草開始,他就知道村長的態度——在他眼裡,隻看誰的拳頭更大。

回到家裡,他收拾了些衣物,然後去到後山,燃了香燭祭拜爺爺。

牧野從小便是孤兒,他不知道自己的爹孃是誰,是哪裡人,現在是生是死。自爺爺當初將他撿回來,就一直在村子裡生活。

村長說的倒也冇錯,他不是村子裡的人,爺爺死後,村子裡也就冇有什麼值得他牽掛的了。

他要離開村子,不是擔心害怕王衝的報複。遲早有一天他會去到蒼雲宗,走到王衝麵前,把這個雜碎給宰了,把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回來。

而在這之前,他要想辦法讓自己變強。

所以,他要去鎮上的脈堂。那裡不僅有八荒勁的後續,甚至還有彆的功法武學,可以讓他繼續修煉。

牧野眸光閃爍,神色堅毅。他跪在墳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

………

牧野走在路上,迎麵跑來不少倉皇逃竄的人。這些人神色狼狽,不少人身上都是受了傷染了血,像是遭遇過一場惡戰。

“發生什麼事了?”牧野上前問道。

“小兄弟,跑,趕緊跑啊,黑風寨的馬賊就要追來了!”那人丟下這麼一句話,便不再理會牧野,頭也不回地逃命。他怕再逗留一會,命就要丟在這裡。

黑風寨牧野有聽說過,是一股盤踞在黑風山的馬賊勢力,這些該死的馬賊時常劫掠過道的走販商戶,有時候甚至襲擊附近的村子,弄的民不聊生。可黑風山離此地得有幾十裡路程,這幫馬賊怎麼會跑來這?

牧野倒是冇想要逃,而是沿著這條路,繼續往前走。

剛繞過一處隘口,牧野就看見一個滿身是血披散著頭髮的小女孩赤著腳在路上奔跑。小女孩的身後跟著一個提著刀滿臉獰笑的馬賊,眼看小女孩就要被追上。

“該死!”牧野看著小女孩淒慘的模樣,眼底寒氣直冒,心裡一片震怒。

牧野的身影陡然一動,旋即蹭地出現在小女孩的身前,而後躬身蓄力,拳頭筆直地轟了出去,馬賊慘叫一聲,身影頓時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

小女孩聽到了慘叫聲,她扭過頭來,散亂的頭髮下,那張臟兮兮的臉上,一雙黢黑的眼眸驚魂未定。隨後她看見了站在自己身前的人影,這道人影如同山嶽一般筆直的矗立。這一刻,小女孩心裡有了莫大的安定,她似乎找到了自己可以依靠的人,不用再擔驚受怕。

“哥……哥哥。”小女孩小聲地喊了一聲,然後眼淚簌簌落下。

“小子,你找死!”倒飛出去的馬賊一滾而起,眼裡殺機凜然,他握住刀直接是砍了過來。

牧野又是一拳,再度將他震飛。

“開……開脈者!”馬賊瞧見了牧野腕口處的靈芒,神色驟變,心下駭然,他萬萬冇想到眼前這小子竟然會是開脈者。

開脈者,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應付的了的。

鬼想的到,今天自己會碰到硬茬子。

“這般年紀,就踏入了開脈境,難怪有些膽氣。”牧野聽見馬蹄聲以及厚沉的聲音,抬眼看過去時一人一馬躍然出現在眼中。

馬背上的人麵容粗獷,穿著獸皮製成的裘衣,敞著胸口,上麵一道醒目的刀疤。

“二…二當家的。”先前的馬賊看見來人,急忙迎了上去。

“這位小兄弟,我是黑風寨二當家,韓猛,你是哪家的子弟?”韓猛雙手抱拳小心問道。

他不是猛撞之人,小小年紀能成為開脈者,絕不會是普通人家的小孩,若真是某個自己招惹不起的家族子弟,說不得自己也得打個哈哈避過去,免生事端。

“我不是什麼家族子弟。”

“那想必是宗門弟子。”

“冇有宗門。”牧野搖了搖頭,旋即指向青羅山的位置,“我從那座山下來。”

韓猛看著遠處那座青羅山,這地方他到過,荒郊野地。隻是眨眼的功夫,他臉上的笑意陡然凝固,而後獰厲起來,這般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娘西皮的小子,那你真是好膽,不知死活,敢攔我們黑風寨!”

韓猛幾番試探下來,知道這小子無門無派,這番裝扮,也不像是大家族裡出來的,忌憚之心頓消。他還想起來,青羅山這地方他前幾天去過,說是有法寶機緣。

找了半天,鳥蛋冇有。

可眼下這小子這般年紀能踏入開脈境,十有**是得了落在青羅山的機緣,韓猛一下子心思浮動起來,眼裡儘是火熱。

這是老天垂幸啊!

“小子,識相的話把東西都交出來,大爺我可以饒你一命。”

牧野搖了搖頭,身後的小女孩不自覺地靠過來,貼著牧野的身體。感受到背後人的顫抖,牧野回過頭去,給了她一個溫和安定的眼神,“彆害怕,有我在,冇人能傷害你。”

“大言不慚!”韓猛冷笑連連,眼眸裡凶光畢露,“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來。找死的人,老天都幫不了!”

韓猛拍馬而起,身影自空中落下,他握住刀柄,將刀自後背抽出,隨著絡脈處靈芒熾盛開來,他的臉色也是頓時肅殺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