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以潘德之名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以潘德之名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碾壓式的戰鬥,並冇有持續多少時間,直到打完,也不過隻有幾個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傷罷了。

而且都冇有生命危險。

其中令葛林有些驚奇的,是三位流浪騎手手中的那三把迦圖榮譽騎槍。

迦圖的騎槍,在遊戲裡的形象也與其他類型的騎槍不同,它並不是帶有圓盤護手的錐形騎槍,而更像是長矛。

這樣的造型讓它們可以直接作用於步戰,四米的長度更是帶來了極大的優勢。

離開了遊戲中的攻速限製,長柄武器的優勢可謂體現得淋漓儘致。

不過,這並不能讓葛林的心情變得多好。

盯著那被打暈的傢夥看了一會,葛林,從他的表現不難看出,自己之前所謂的“重病”肯定是有什麼隱情。

同時也不難猜出,這個隱情,恐怕不是什麼好訊息,絕對和自己的仇人有關。

“斬草除根嗎……”葛林磨了下牙,老實說,這是個很明智的選擇,隻不過恰好自己穿越而來,讓他們這個計劃失敗了而已。

“葛林男爵,我們先出去吧,待他們收拾好戰利品,再作分配如何?請放心,除了您幾位應得的以外,我會以個人名義贈送您一些,您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不會讓您吃虧的。”

吩咐部下打掃戰場後,普裡克靠過來說道。

“可以,不過我們也拿不了多少東西。”抬眼瞥了一眼,葛林點了點頭,這個傢夥有些讓人意想不到的圓滑,但自己並不能接受這種好意。

對方向自己示好,無非是因為自己這個男爵身份,但恰恰是有這個身份在,自己不能接受。

天上不會掉餡餅,人家給了你好處,自然是要有回報的。

而現在,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審問這個可能瞭解不少內情的傢夥。

“卡烏斯,帶上那個傢夥,我有話問他。”

特意找了個距離普裡克的部隊有點距離的地方,葛林才停下了腳步,取出了那傭兵隊長嘴裡的布。

“你……你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

那人依舊是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看著葛林就像是看鬼一樣。

“嗬,我自然是正常活下來的……”葛林盯著他看了幾眼,搖了搖頭。

“好了,不要試圖裝瘋賣傻,你應該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不論是你盜竊貴族資產的行為,還是接受雇傭卻反水的背叛行為,隻要傳出去,都不會有任何地方容得下你,你隻有死。”

聞言,那男人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一樣,癱在了地上,許久後,才喃喃自語道:

“……對,謀殺一名男爵,無論如何,我都活不下來,而且又乾了這種事……”

“可是,如果這些事冇有傳出去呢?”

葛林忽然話鋒一轉,引誘道。

“冇有傳出去……我還能活著嗎?”就像是一個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塊木板一樣,那個男人再次掙紮了起來。

“老實說,你現在還有選擇嗎?”葛林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長歎一聲,“對了,你有家人嗎,不管有冇有,你都不如去賭一把,至少,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你知道的事的話,我可以保證不殺你。”

“我……好,那我說,”思來想去,他發現自己也隻有這一條路能活命。

“那就最好不過了,說吧。”葛林做了個請的手勢。

“唉……我叫埃文思,在滄瀾城乾了快十年傭兵了,也冇家人,那天,您雇傭我的隊伍出城後,有個自稱是盧默侯爵仆人的傢夥找到我,給了我一小袋粉末,說是,要我找機會,放在您的水中……”

說著,他悄悄抬頭,看了眼葛林的反應。

昏暗的火光下,葛林皺著眉頭,不過他的關注點,並不是那什麼粉末,在山洞裡看到埃文思那不正常反應的時候,他就能猜到大概了。

無非就是下毒嘛。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指使埃文思辦事的那個人。

侯爵,這個爵位可不一般。

記憶中,在亞羅帝國,這公侯伯子男五層正式爵位中,侯爵這一層是虛銜,僅代表該貴族與他的上位貴族,比如公爵,或者皇帝關係更親近而已。

至於再下麵的騎士,和是個貴族就能自稱的爵士什麼的,其實也是虛銜,隻不過大部分有點能力的貴族更喜歡自稱騎士罷了。

換而言之,隻要有正式爵位,哪怕隻是男爵,在其之上也可以額外擁有侯爵的名號,這位盧默侯爵便是如此,扒開侯爵的麵紗,他其實也隻是男爵而已。

看向埃文思,葛林眯了下眼:“你覺得,我看起來像是傻子嗎?”

聞言,跟在他旁邊的三位騎手,立刻舉起了手中的長槍。

“大人,我說的句句屬實啊,那個人,他確實說自己是盧默侯爵的仆人啊!”

“哼,你在滄瀾城生活了這麼多年,不會不知道盧默侯爵是滄瀾大公的下屬貴族,而且還是他的侄子吧?”

葛林的眼神愈加危險了起來。

“如果你再胡扯,我就把你交給當地的領主,”站起身,葛林指了指那邊的人群,“除了搶劫,盜竊,謀殺貴族,你還得多個汙衊貴族名譽的罪名,到時候,恐怕絞刑架都不足以為你行刑。”

“大人饒命啊……我說的都是真的……他當時跟我說的就是這樣啊!”

聽見葛林不放過他,埃文思立刻掙紮起來,發覺自己被綁得嚴實後,便蠕動著身體朝葛林爬了過來。

他本就不是什麼意誌堅定之人,否則也不可能因為彆人的幾句話,就直接破壞自己乾了近十年的行業聲譽。

“好了,我不是不信你,隻不過這個訊息有些太讓我吃驚了,”葛林搖搖頭,“放心,我不會把你交出去的,繼續說吧,他許諾了你什麼好處?”

“真……真的?大人謝謝您……”聞言,埃文思立刻趴在地上連聲道謝,“哦……對,還有……他說,事成之後,您的那些財產,就都是我們的……其他的……就冇有了。”

聽罷後,葛林隻能皺著眉頭沉思。

據他所知,當時和自己那個便宜父親決鬥的,是另一位伯爵的侄子,而那位伯爵,是遠在滄瀾省東側的迪恩德爾城的領主。

聽說此人與皇室來往密切,且與滄瀾大公不太對付,所以即便是被一群人指控,滄瀾大公依舊宣判保留了自己的爵位和領地,隻施加了削去姓氏這種名義上是十分嚴重的侮辱,實際上屁事不影響的刑罰。

但無論怎麼看,盧默侯爵這個滄瀾大公一派的人也不應該做出這種事。

政治鬥爭中,站錯隊是非常可怕的,背叛則更勝一籌。

退一萬步說,無論是當時在場的人,還是後來參與指控的人,都和他沒關係,他摻一腳進來是圖什麼?

“難道是假身份……卡烏斯,給他解開繩子。”

葛林忽然起身,朝一旁站著的卡烏斯說道,不過暗中,他做了個特殊的手勢。

點點頭,卡烏斯伸手解開繩子,重獲自由的埃文思立刻跪下來想要表示感謝。

“你不必感謝我……”葛林默默說完,轉過身去。

“哢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響起,隨後又是重物倒地的聲音。

“……為什麼……我會變得這麼心狠手辣……”忽然,葛林似乎大夢初醒一般,喃喃自語道。

誰能想到,今天的他,不久前,還隻是個剛出象牙塔的普通人?

“也許,你天生便適合走這條道。”卡烏斯穩重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葛林轉頭看向這位騎士,他剛將手中戰錘重新掛回腰間。

“大人,有些事,雖然我不願意讚同,但……騎士精神,帶不好一支隊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