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古典架空 > 自焚重生後,帶病嬌龍神虐瘋反派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自焚重生後,帶病嬌龍神虐瘋反派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與此同時,擂台之上。

突然桑鴻蓮手指稍稍動了一下。

隨即,嘴角溢位了鮮血。

是個狠人,為了擺脫幻境,讓全身元氣在經脈中逆行。

嘴角滲出的鮮血,滴落在覆蓋在身上的冰雪之上,頓時融化成一片絕美的花瓣。

空淩寒眉角微動,繼續吹奏。

“該我了!”桑鴻蓮抽出了極品靈器——鱷骨長鞭。

對著空淩寒就是一鞭,鞭子上倒刺張開,透著暗紅的光芒。

眾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好像這鞭子要打到自己身上一樣,疼了一下。

這桑鴻蓮果然是不能惹的嗜血玫瑰,在北漠國有“血玫瑰”的威名。

空淩寒好像毫無感覺,站在原地絲毫不動,好像整個世界與他無關。

隻沉浸在自己的吹奏中。

就在鞭子要打到他身上的一刻。

突然前麵出現了一堵冰牆,鞭子直接將冰牆擊碎,四分五裂,冰渣四濺。

空淩寒禦空飛起,柔順的墨發隨著寒風飄揚。

好像一切雜事都不能打斷他的玉笛吹奏。

然而,桑鴻蓮,偏不!

鱷骨鞭一轉,直接纏在空淩寒的腳踝之上。

用力一扯,直接將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拉下凡塵。

空淩寒直接落在地上,玉笛一掃,一道淩冽的劍氣朝桑鴻蓮攻擊而去。

以笛為劍,是個劍道高手。

桑鴻蓮隻好收回鱷骨鞭抵擋攻擊。

隻是鞭性蜿蜒,桑鴻蓮直接一轉手腕,鞭子結結實實的盤在了空淩寒的腰間。

用力一扯,桑鴻蓮借力來到了空淩寒的身前。

這時候空淩寒才睜開墨藍的雙瞳,認真看了自己的對手。

媚眼如絲,紅唇微嘟,妖冶似火,一身清涼的紅衣暴露了太多好身材,眼角的一顆痣更增加了魅惑,修長的腿裸露在寒風中,讓人心疼。

“公子好生殘忍,竟然讓人家陷入幻境不能自拔……”聲音帶著讓人酥麻的媚。

“不會傷你性命。”空淩寒平淡的語氣不起一絲波瀾。

但是慌張的眼神暴露了他的不知所措。

“可是,人家好冷,怎麼辦呢?”說著桑鴻蓮纖細的手指一勾空淩寒的衣帶。

空淩寒掙脫鱷骨鞭,慌張的後退。

然而桑鴻蓮怎麼給他這個機會,四麵直接豎起土牆,把空淩寒包圍其中。

“公子哪裡跑,傷了人家,可是要負責的呦!”桑鴻蓮穿透土牆走了進去。

“隻可惜,這麼好的男人,這麼美的風雪,竟然在眾人的圍觀之下,人家想做點什麼都不行呢!”

空淩寒的耳根子爆紅。

收起冰雪。

“那我們都不用屬性攻擊如何?”空淩寒最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女人了。

“那我就賣公子一個麵子,公子可要讓著人家呦!”

桑鴻蓮一揮手收起土牆。

“黑琰,你們男人喜歡這種的女人嗎?”蕭焰靈也算是長了見識,原來撩漢是這樣的啊!

“喜歡你,隻要是你就好!”黑琰眼睛都冇睜一下,除卻巫山不是雲。

得到答案的蕭焰靈頓時羞的耳尖通紅。

要論體術,空淩寒完全不占優勢,桑鴻蓮柔軟的身體,練就的可是頂尖的體術功法——柔術。

空淩寒隻有守的份。

“公子,再不出手,人家可要獲勝了呦!”

桑鴻蓮的攻擊完全不給人喘息的機會。

空淩寒禦笛為劍,費力抵擋。

“輸了跟我回北漠可好?”

聽到這句話,空淩寒的攻擊突然淩冽起來。

玉笛畫著繁複的圖案,一個複雜的陣法形成。

陣法中出現大量風刃夾雜著冰冷的劍氣,朝著桑鴻蓮的各個死角射來。

桑鴻蓮柔軟的身姿蝴蝶一般,清涼的紅裙劃出一個又一個優美的弧度。

風刃好似漫天飛舞的裝飾,桑鴻蓮好似為心愛之人翩翩起舞的少女。

整幅畫麵那般唯美,那般和諧。

眾人甚至忘記了這是一場擂台比武。

然而作為主角的空淩寒完全不懂欣賞,隻想快速結束這場戰鬥。

一個陣法不行再次執笛為筆,畫另一個更加繁複的陣法。

畫到一半,突然動作停止了。

“你!”

桑鴻蓮結束一舞,轉身來到空淩寒身邊,接住他正在倒地的身體。

然後伸手過去空淩寒的頸邊。

一條細小的五彩花蛇緩緩爬出來,在她手邊蹭蹭。

“彩繩,做得好!”

小蛇嘶嘶的吐著信子,非常享受誇獎的小模樣。

“公子放心,擂台大比結束我就給你解毒,不會傷你性命,說好了呦!跟我回北漠……”

還沉浸在剛纔唯美的戰鬥中的眾人,看到小花蛇,“嘶”一下,汗毛豎起來。

這蛇蠍美人真的不想惹,也不敢惹。

被她看上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焰兒,你與她比試時要小心她的毒物,北漠最擅長各種毒物。”衛皇後擔心的抓著蕭焰靈的手囑咐著。

“焰兒,放開手腳,出什麼事都有父皇撐著,自己前往不要吃虧知道嗎?”

蕭煌天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是個女兒奴。

“父皇、母後放心,區區毒物奈何不了我的。”

這女人至今冇有展示真正的實力,蕭焰靈知道她不好對付。

魁首爭奪的比試和第三、四名的角逐將在午後舉行。

看來馬上就要有一場惡仗要打。

“喂,你聽說了嗎?盛家拍賣行明日要拍賣可以融合靈根的丹藥!”

“當然知道!怕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各路人馬都在往京城趕來。”

“哎!你們說,天底下真的有這麼神奇的丹藥嗎?”

“盛家拍賣行自然不會放假訊息,到時候去看看情況,我可不能錯過這個拍賣會。”

“對對對,就算遠遠的看一眼也夠吹牛一輩子的。”

“可不是嘛!哈哈哈~~~~”

散場時大家紛紛在議論融靈丹的事情。

盛瑾瑜果然是個不錯的合作夥伴,三天的宣傳時間就轟動了整片大陸。

給他胞弟治病的事情也要儘快安排起來了。

午後,蕭焰靈換了一身白衣來到擂台。

白紗輕揚,更多了一絲聖潔。

不是她不喜歡紅衣,霸氣狂妄、唯我獨尊的紅衣誰不喜歡呢?

隻是好好的紅衣被桑鴻蓮穿成那麼魅惑,讓蕭焰靈有點想換換口味。

桑鴻蓮看看自己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又看看蕭焰靈瘦小乾癟蠟黃的小身板。

“小妹妹,你不是姐姐的對手,你還是棄權吧,我怕不小心傷到你。”

雖然知道桑鴻蓮並無惡意,聽起來怎麼這麼刺耳呢?

“鴻蓮姐姐,輸贏要比過才知道呦!”

“那焰靈妹妹看招!”

鱷骨鞭一出,虎虎生風,抽的啪啪作響。

蕭焰靈祭出鏽劍生生硬抗了一鞭,震得虎口發麻。

這鱷骨鞭由一頭大乘期三頭鱷的脊骨製作而成,果然名不虛傳。

是個難纏的對手。

“主人,讓我出去吧,這女人很強。”小七摩拳擦掌很久了。

“你們都是我的底牌,儘量不暴露,我自有分寸。”

蕭焰靈收起鏽劍,拉開了戰鬥距離。

拿出了混沌鐲廢墟中的另一個發現——弑神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