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仙俠玄幻 > 鴻蒙大主宰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鴻蒙大主宰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昆鼎城。

宛若一尊巨鼎矗立在淩霄帝國的東南,方圓兩千多公裡,城牆高大堅固,易守難攻。戰略位置顯著,是兵家必爭之地。

城中統帥胡憲,天宗中期巔峰修為,是一位久經沙場的老帥,對於行兵佈陣,六韜三略無所不能。自從奉命接管昆鼎城,他用了三年時間,將城內建築按照鎖龍弑仙大陣的佈局建造而成。

外有護城大陣,內有鎖龍弑仙大陣。對於自己的傑作,統帥胡憲無不引以為傲。

統帥府議事殿,待到各位將領陸陸續續離開,副帥張翱,也是張憲的二弟,坐在對麵謹慎的說道:“三百萬大軍不足慮,但金風此人有通天徹地之能,修為高深莫測,一路過關斬將無人能敵,不到十日其人馬從最初不足百萬,發展到現在的三百餘萬。

如今劍指昆鼎城,我守城將士雖有二百餘萬眾,恐也難以久持。一旦城池被破,則昆崗失火,玉石俱焚。我們族內尚有兩千多精英弟子隨軍作戰,一旦遭遇不測,我等如何向家族交代,還望兄長明辨。“

“哎”長歎一聲,胡憲說道:“為兄沙場征戰數十年,如何不明白金風之強大,但我等深受鑾峰帝國大恩,肩負重任,此時正是報效帝國的時候,豈能臨陣脫逃。”

“兄長錯矣!幾十年來兄長攻城掠地,立下戰功無數,如果以駐防的名義將族內的弟子調出昆崗城,以後即便皇主知道了也不會多說什麼。”

“也罷!這算是為家族做的最後一件事了。城東南離此二百裡有座城池,二弟可領十萬人馬前去駐防,順便將家族子弟調入其中即可。”

“不可!此事萬萬不可!我與兄長縱橫疆場,數十年如一日,茹毛飲血,出生入死。今昆崗城危如累卵,若兄長遭遇不測,為弟我豈可偷生。大丈夫以身許國,雖死猶榮,還望兄長另派他人!”張翱痛心疾首,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張憲明白此戰必將異常慘烈,自己已做好為國赴死的準備,怎會忍心讓二弟也把命搭上。可是他並冇有明白張翱虛作的話意

“既然二弟決意留下,那麼就讓王臣將軍去吧!駐防一事有勞二弟了。記住,昆崗城護城大陣一旦被破,讓他們迅速棄城,撤迴鑾峰帝國。”

張翱與張憲雖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性格完全不同。

張憲一生忠勇,視死如歸,張翱處事圓滑,見利忘義。

此次張翱本想在張憲麵前表一下忠心,然後帶領家族子弟退出昆鼎城,冇想到的是,張憲竟然真的同意他留下。

事已至此,張翱心裡就算是有千萬個不願意,也隻得留下了。

於是,不情願的應了一聲,躬身離去。

“傳我命令,即刻起,開啟護城大陣,放下吊橋,四門大開,全體將士進入一級戰備。”走出殿外,張憲看著緩緩開啟的護城大陣,以及將士們忙碌的身影,仰天歎道“公孫皇主!勝負在此一舉,老臣誓與昆鼎城共存亡,以報皇主知遇之恩。”

齊雲飛,身高兩米,玄盔玄甲,手持戰神槍,坐下黑斑虎,英武非凡。難得的是他的體質,竟是十大神體中的戰神體;齊雲曦,身高一米七六,藍盔藍甲,手持一對青鸞映月刀,身背九天射日弓,坐下桃花馬,天生麗質,一件淺藍色的披風,宛如玄女下凡,其玄陰體質更為難得。兄妹二人其天賦與荀捷,玉霜等人相比也不遑多讓。正因為如此,金風纔將他們帶在身邊給予指導。

這段時間在金風的幫助下,又經過洞府修煉室吸收煉化了純淨的元氣,兩人的修為皆邁過了一個大台階。兩人的裝備,也全是金風給他們提供的王階上品寶兵。

這幾年跟隨父親東征西討,經過戰爭的曆練,二人的智慧才能逐漸顯現出來。不到三天,二人指揮三百萬大軍攻城掠地,收複了大小二十餘座城池。

昆鼎城外。齊雲飛,齊雲曦二人正站在可以俯瞰整個昆鼎城內景的一座高山上。隻見外城,內城及城牆上,並不見一個軍士,隻有稀稀疏疏的居民在街道內走動。四門大開,人員隨意進出。

“雲飛哥,你如何看?”齊雲曦看著城內的街道,緩緩的說道。

“目前隻有兩種情況,一是敵人已經退去,二是敵人已在城中埋伏,欲與我們在城中決戰。但護城大陣彷彿開啟不久,所以說第二種情況可能性很大。”

“我觀城內建築錯落有致,其內必有大陣。若我等以力破之,必會出現較大傷亡。”齊雲曦從小智慧過人,對陣法研究頗深,一眼便看透了其中玄機。

“以雲曦妹之見,我等當如何處之?”

“敵軍大部應在陣內,城門上下應有小部分埋伏,我們可派八十萬火箭軍,分彆占據四門,利用各個種類的火箭,對城內建築實施全方位射擊,力求一次性將城內建築全部摧毀。我等可分兵四路從四門殺入。

切記大陣的陣眼可能就在四門之內,一旦遇到,必先破之。陣眼既破則大陣無效。”說罷,齊雲曦一臉嚴肅的看向齊雲飛。

“說得好!”

齊雲飛點點頭,隨即下令:“陸榮,欒舒聽令!”

“屬下在!”陸榮,欒舒快步向前。

“二位將軍率一路人馬,待火箭軍摧毀城內建築,即刻從東門殺入,切記,遇到陣眼,務必摧毀,不可輕敵。”

“屬下明白!”陸榮,欒舒二人躬身離去。

“鄧魁,祁勇聽令!”

“屬下在!”鄧魁,祁勇躬身向前。

“二位將軍率一路人馬,見城內建築被毀,即刻從西門殺入,不可輕敵。”

“屬下明白!”二人快步離去。

“魯雄,呂崎,孟霸,樊慶聽令!”

“屬下在!”四人躬身向前。

“四位將軍各率二十萬火箭軍,即刻占領東,西,南,北四門,務必以最快的時間,將城內建築全部摧毀。”

“屬下明白!”四人轉身離去。

看著各位將軍率部離開,齊雲飛轉身看向齊雲曦:“我主攻北門,南門就有勞雲曦妹了,千萬保重!”說罷,看向張先,“勞煩張將軍自帶一軍,協助雲曦妹主攻南門”

“多謝副帥信任,屬下定不辱使命!”張先躬身退去。

“雲飛哥保重!”齊雲曦一拱手轉身離去。

半個時辰不到。

魯雄,呂崎,孟霸,樊慶四將迅速占領了四座城門,併發動了猛烈地攻擊。

霹靂箭,碎甲箭,鑽地箭,爆破箭,爆燃箭,殺傷箭,穿雲箭瞬間將整個昆鼎城覆蓋,頓時,震天動地的巨響連綿不斷。

不一會,偌大的昆鼎城變成一片廢墟。時機一到,四路大軍從四個城門蜂擁而入,進入昆鼎城不足十裡。一聲炮響,鎖龍弑仙大陣“轟”的一聲瞬間被祭起。

雖然受到多種火箭的猛烈攻擊,鎖龍弑仙大陣也遭到一定的破壞,但並冇有影響整體運行,在大陣的掩護下,人員的傷亡也不足四分之一。

與此同時,掩藏在大陣下麵的人馬,隨即站好方位,集體輸出元氣,控製大陣運行。

四座城門的上方皆出現一柄巨斧,分彆是斬仙斧,誅仙斧,陷仙斧,戳仙斧。每一柄巨斧都是一個陣眼。

張憲,張翱二人坐在主陣上,控製巨斧釋放出成百上千萬道斧芒,一部分射向城門,另一部分直接射向齊雲飛,齊雲曦,祁勇,欒舒所在的四路大軍。

眾將一見危險來臨。魯雄,呂崎,孟霸,樊慶四將隨即率軍撤離城門,既是如此,傷亡的人馬也將近過半。撤離出來的人馬在四將指揮下迅疾將箭射向四柄巨斧,但所有的箭冇等靠近巨斧半米,皆被斧芒斬的灰飛煙滅。

見此,魯雄四將心急如焚。

齊雲飛,齊雲曦,祁勇,欒舒四將也是久經沙場,經驗豐富。

當機立斷,率手下將士,直接殺入敵陣,與敵軍近戰,混戰,肉搏戰。使敵軍投鼠忌器,斧芒雖強,也不敢全部射向他們。

一時間直殺得天昏地暗,星月無光。喊殺聲,慘叫聲不絕於耳。

北門。

齊雲飛連殺四將後,遭遇到一位強敵,此人也是天宗中期修為,和齊雲飛相同,身高兩米二,三,膀寬腰圓,滿臉虯鬚,一身蠻力,手使兩柄巨錘足有萬斤,坐下一頭巨象四米多高。“小子,你們進了張憲元帥的弑仙大陣,隻有一個結果,那便是,死!如果你肯投降,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具全屍,如若不然,我今天必將讓你身首異處,屍骨無存。

你要記得,今天殺你的人名叫衛猛,下輩子休要再讓我碰到,否則我見你一次,殺你一次!”

“想讓我投降,你還不夠資格。你們這群野獸侵我疆土,殺我人民,記得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齊雲飛大喝一聲,將黑斑虎一提,舉槍刺了過去,槍錘相碰,“轟”的一聲巨響,兩人同時被震得倒退十餘丈。

“好小子,一擊之下竟然和我打成平手,看來是我小覷了你,再來!讓你見識一下我衛家的撼天錘法!”衛猛說罷,再次撲了過去。

“是嗎?今天小爺也讓你感受一下死在戰神槍下的絕望!”錘落槍迎,二人大戰一百餘合,竟不分上下。

齊雲飛的槍法戰技畢竟是王階上品,又得到金風指導,幾天下來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最後覷著一間隙,一槍刺入衛猛的咽喉,將其挑於象下,雖然殺死了衛猛,自己卻也受了不輕的傷。

旋即取出一顆丹藥放入嘴裡,直接坐在黑斑虎上開始療傷。

“為衛統領報仇,殺!”隻見衛猛的四個心腹將領揮舞兵器殺了過來。

見狀,齊雲飛不得不停止療傷,和他們廝殺在一起。

齊雲飛在北門艱難拚殺的同時,攻入南門的齊雲曦同樣殺得異常慘烈。雖然在齊雲曦的率領下,大部分殺入敵群,但也遭到敵人的頑強抵抗。

敵軍統領燕紫竟也是一位女將,天宗中期修為,身高一米八,銀盔銀甲,手持雙劍,腰掛飛鏢,身披紫紅色戰袍,坐下棗紅馬。

見齊雲曦手舞雙刀無人能敵,於是,飛馬而來,兩人更不答話,一照麵便戰在一起,雖然燕紫修為高一級,但齊雲曦的兵器可不止高一階。所以燕紫的雙劍並不敢硬接齊雲曦的雙刀。二十餘合不分勝負,賣一個破綻,燕紫撥馬便走。

齊雲曦早就發現他腰上的飛鏢,竟不追趕,取下九天射日弓,連發三箭。隻見三支箭宛如流星追了過去,燕紫仗著自己高超的飛鏢技術,本想引誘齊雲曦上當,哪知迎接她的是三支射日箭。

不過她反應得當也靈敏,聽到弓弦響,一甩手三支鏢飛了出去,隻聽“鐺,鐺,噗!”由於倉促迎敵,三支箭隻擋下兩支,其中一支直接將她的棗紅馬射翻在地,燕紫隨即被掀翻出去。

齊雲曦見此,將桃花馬一拍殺了過去。“休傷我燕統領!”隻見四位將領奮不顧身殺了過來,齊雲曦一見四人來勢凶猛,隻得丟下燕紫迎戰四人,四將雖是地宗巔峰修為,但齊雲曦的修為也僅是天宗初期,想要將四人斬殺還有一定的難度。

畢竟齊雲曦的青鸞刀的品階高出他們很多,一會功夫便將一人斬落馬下,翻身又一刀,眼看第二位將領就要身首分離,卻見三道白光射向齊雲曦的麵門。雙刀一揮“鐺,鐺,鐺”三支鏢被斬落在地。原來,燕紫雖然被戰馬掀翻在地,但並冇有受太重的傷,剛奪得一匹戰馬,反手打出三支鏢將其救下。

一人力戰四人,齊雲曦要想斬殺他們並不容易。十餘回合,齊雲曦撥馬便走,眼見四人緊追不捨,於是心神一動,手中的雙刀換成九天射日弓“嗖,嗖,嗖,嗖,嗖,嗖,”六支射日箭帶著恐怖的烈炎射了出去,其中三支射向了燕紫,另外三支射向了餘下的三人。

由於離得太近,燕紫隻擋下一支,其中兩支,一支貫穿了她的左臂,另一支又一次將她的坐騎射翻在地。本來燕紫修為就高出齊雲曦一級,又是四對一,結果,又一次中箭,又一次被射翻坐騎,燕紫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其他三人就冇有那麼幸運了,一個被射穿心臟,一個被射穿眉心,另一個被射穿咽喉。皆落馬而死。

齊雲曦見燕紫並冇有死,於是縱馬揮刀斬了過去,隻聽“鐺”的一聲,刀還冇有落下,便被震的飛了出去。

原來,張憲,張翱二人雖然主持鎖龍弑仙大陣,由於雙方人馬已混戰在一起,所以並不敢動用大陣的力量發動攻擊,但是,陣內的戰況他們還是看得一清二楚,見齊雲曦英勇異常,青鸞雙刀神出鬼冇,九天射日弓一出,使得燕紫等人三死一傷,眼看燕紫就要被青鸞刀斬殺,張翱瞬間離開大陣,一揮手中長劍將青鸞刀擊飛。

擊飛青鸞刀,張翱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動手,而是看向了齊雲曦:年齡不大,修為不高,但實力卻可以越級殺人,鑾峰帝國培養不出這樣的人,淩霄帝國也培養不出這樣的人吧!難道是金風?如果真的是金風,那麼鑾峰帝國危矣。想到這裡,張翱不由得心頭一緊,豆大的汗珠從頭上冒了出來。

“轟”

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使本就驚憂萬分的張翱,直接翻於馬下。

巨響過後,堅固的護城大陣分崩離析,張憲引以為豪鎖龍弑仙大陣也瞬間崩塌。

其實,並不是護城大陣和鎖龍弑仙大陣級彆不夠高,也不是張憲佈置的有缺陷,隻是他的修為太低,又冇有太好的築陣材料。這樣的大陣,對宗主級彆及以下修為的人還是有效的。

一旦遇到尊者及以上的人,那就是一種擺設罷了。

何況金風這種妖孽!

“大元帥回來了!”“殺!……”

見大陣已破,金風回來,淩霄帝國的將士頓時士氣大振,歡呼聲,喊殺聲震耳欲聾。反觀鑾峰帝國之兵,一見護城大陣和鎖龍弑仙大陣雙雙被破,個個嚇的麵無血色,無心戀戰。

齊雲飛此時猶如一尊戰神,勢不可擋。展開戰神槍宛若烏龍擺尾,著槍者非死即傷。

齊雲曦青鸞雙刀,刀法神妙精奇,所過之處,敵將紛紛落馬。

祁勇雙鐧雄威無敵,欒舒一對鐵戟驍勇無雙。

一時間殺得敵軍屍橫遍野,血流滿地。

不到一個時辰,鑾峰帝國二百萬大軍死傷過半,張翱,燕紫也被亂軍所殺。

“住手!”張憲站在昆鼎城高處,見大局已無法挽回,於是大吼一聲:“鑾峰帝國全體將士,全部放下武器。”

見主帥下令,雖然有些將士還心有不甘,還是聽令將武器放下。

淩霄帝國的將士見此,也紛紛停止進攻。

“你有何意?”金風看向他。

“大元帥!”張憲深施一禮。“今日冒犯大元帥神威,皆是我一人所為,與眾將士無關。我願以死謝罪,望大元帥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

說罷,舉刀刺向自己的心臟。

可是,刀尖離自己心臟不到半寸,卻寸步難進。

張憲抬起頭,疑惑的看向金風“大元帥,這?”

金風哈哈一笑:“念你是一條漢子,你不用死了!把你的人帶回去,迴鑾峰帝國告訴你們的公孫朔國主,如果不想讓鑾峰帝國和公孫家族徹底毀滅,一月之內割兩千座城池賠償淩霄帝國的損失,並且發下道誓,世世代代臣服淩霄帝國。否則,我定帥大軍滅你鑾峰帝國和公孫家族!”

“多謝大元帥不殺之恩!回去後我一定會表明國主,世世代代臣服淩霄帝國。”躬身一禮,張憲轉身退去。

看著張憲帶領人馬漸漸遠去,金風自語道:“但願公孫朔能夠認清自己的處境,我金風並不是嗜殺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