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個時辰後,夕陽西下。

項天和馬忠等錦衣衛在一老翁的帶領下來到一處山洞前。

“大人,這條孽畜白天不出來,每當晚上出來,它先將村子裡的牲畜全部吃光,然後纔開始吃人,但很奇怪的它每次隻吃一人,然後就離去。”老翁疑惑的道。

“哦?”聽到老翁的話,項天心中也有些詫異。

忽然間他微微愣神,不會吧?這白蛇難道有了靈智不成?

就在這時,項天胯下的馬匹和馬忠身下的馬匹不安的嘶鳴起來,到最後,他們都控製不住了,他們人立而起將幾人掀翻在地,然後狂奔而去。

項天胯下的馬匹也是人立而起,好懸冇將項天掀飛。

就在這時,“沙沙”爬動的聲音響起,隻是刹那間,一個碩大的頭顱出現在洞口,緊接著以迅雷之勢噬向項天,不,正確來說,是項天的坐騎。

看到那血盆大口向著自己吞噬而來,項天眼中寒光乍起,爆喝一聲,“畜牲找死。”說著,他從馬背之上一躍而起。

就在項天從馬背躍起的一瞬間,白蛇的大口閉合,緊接著白蛇喉頭蠕動,項天的坐騎成了白蛇的腹中餐。

就在這時,空中的項天手中擂鼓甕金錘以流星趕月之式接連落下,雙錘結結實實的砸在白蛇的頭顱上。

嘭的一聲悶響過後,項天來個空翻落在地上。

落在地上後,項天定睛向著白蛇望去。

這一看,項天不由瞪大了雙眼。

不僅是他,就連馬忠等剛剛爬起來的幾人也是心中駭然,要知道他們主公的力量無雙,兩錘下去竟然冇將這條白蛇砸得腦漿崩裂,這個結果是他們完完全全冇有預料到的結果。

這時項天眼睛微眯,心中想到看來想殺大漢的氣運白蛇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

不過,既然一錘不行那就來兩錘,兩錘不行,那就再加兩錘的事,他就不信了這畜牲的腦袋能是銅頭鐵骨。

想到這,項天大吼一聲,“來來來,畜牲,看看是你的頭硬還是某的錘更勝一籌。”說著,擎錘就要給白蛇來一套組合套餐。

可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隻見剛剛被砸的晃晃悠悠的頭顱高昂的白蛇頭,顱忽然間趴在地上,好像是死了一般。

但項天知道這頭畜牲不僅冇死,還有什麼大礙。

他眼睛再次微眯,這條白蛇這是示弱?或者說是臣服?

想到這,他心中不由吐槽起來,話說你可是大漢的氣運之蛇啊!你的骨氣呢?嗯?怎麼能這樣慫啊!

不過,為了防止這頭畜牲是示敵以弱,給他來個偷襲,項天冇有走過去。而是道:“你想讓我饒你一命?”

聽到這話,白蛇頭忽的從地麵直立而起,大腦袋連連點頭。

看到這崩毀三觀的一幕,馬忠等人都傻了,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人一獸的交流。

他們心中的想法就是,這也行?

對於這一幕身為穿越者的項天,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可以接受的。

沉思片刻後,項天開口道:“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以後不可吃人。”

“嘶嘶……”白蛇蛇心外吐,可憐巴巴看著項天,好像再說,不吃東西我會餓死的。

這時,項天好像與這條白蛇心有靈犀一般,竟然知道了它心的想法。

“放心,不會讓你餓到的。”項天承諾道。

聽到項天的承諾,白蛇心安了。然後向著山洞爬去,現在它腦海當中幻想著明天會有一大堆食物堆在洞口。

就在項天決定放過白蛇的同時。

太行山山脈某處一處道觀當中一名鬚髮皆白道士打扮的老者霍然睜開雙眼,他雙眼睜開的一瞬間眼中兩道精光一閃而逝。

老者眉頭緊鎖成一個川字,手指不停的掐捏著,好像在推演什麼。

片刻後,他的眉頭緊鎖的更深了,這時他霍然起身,大踏步向著門口走去。

推開門,他來到院落當中,昂頭看嚮明月當空,月朗星稀天空。

這一看,他勃然變色,喃喃自語道:“怎麼可能?我送與張角《太平要術》後,紫微星已經暗淡無光。可現在的紫微星不僅更勝往昔?甚至比之盛漢之時更為明亮,這怎麼可能啊!”老道如魔怔了一般反反覆覆的說著,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好半天他才從這種狀態中走出來,他微微一歎,“唉!這真不是個好差事啊!看來隻得等張角動起來後,再看看情況了。

第二天。

項天想到,雖然說白蛇承諾不會吃人,但他可不能不將村民安危放在一頭怪物在身邊上,所以他決定將附近的村民遷走。

將這件事情交給馬忠後,項天終於有時間開始他的製作大業了。

雖然說耽誤了一天,但馬忠的錦衣衛有給他新增幾千金,現在他兜了有了七八千金,現在項天可以說是很迷之自信,他有種感覺今天一定可以做出白色品質的擂鼓甕金錘。

白色品質的擂鼓甕金錘可是400斤,有了這兩柄大錘他的實力就更上一層樓了。

就這樣,項天帶著自信的笑容開始了製作,先是將從係統當中買來的材料製作出大錘的骨架,然後將特製的紙覆蓋在大錘的骨架上,最後,將鎏金水金銀塗在大錘的表麵上。當項天完成最後一步後。

一陣金光閃爍後,這柄擂鼓甕金錘暗淡無光,出現這個現象證明製作失敗的。

項天笑了笑,覺得這很正常,做鎧甲一次成功那纔不正常呢。

項天冇有繼續製作,這是他無數次失敗後,總結下來的經驗,他要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不然繼續製作失敗就像個魔咒一般,還會繼續失敗。

幾個時辰後。

日落西山,柔和的金光落在屋舍當中,但依然溫暖不了項天拔涼拔涼的心。

儘管項天不斷調整,但他依然冇有逃出失敗的魔咒,七八千金已經揮霍一空,此時項天的手都在不住的抖動著,現在他都在暗暗後悔,他真的不該不信邪啊!

但現在想這些已經冇有用了。

就在這時,這最後一柄擂鼓甕金錘製作完成。

忽然間,擂鼓甕金錘身上散發出奪目的金光,這金光將整間屋子裝飾成金色的海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