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回到屋子中後,項天默默想到,如果說,黃巾賊不妥協,那自己就不得不防了。

畢竟打仗可不是陣前單挑,要是對方給他來一波齊射,搞不好自己就會受傷,甚至於被射成刺蝟。

想到這,他就不寒而栗。

不行,自己打造一套鎧甲的事情要提上日程了。

隻要有了鎧甲,那自己可以說刀槍不入,暗箭什麼的,也不用擔心了。

對了,戰馬也得來一身。

可是問題來了,打造鎧甲可不是如大錘那樣簡單,需要奈米鎏金水,這種奈米鎏金水比擂鼓甕金錘使用的鎏金水要貴10倍有餘。大概一萬金能做出一套盔甲。而且這隻是材料而已,製作武器裝備的成功率簡直就是一個謎。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項天冇有錢,想到這,他不由自主的捏了捏眉心,不由一歎,喃喃自語道:“唉!錢啊!去哪弄這麼多錢啊!”

片刻後,他眼中露出精光,心想等黃巾賊鬨起來了,那些有錢人的錢也會被搶,不如自己來個先下手為強?項天給自己找個很理直氣壯的理由。

至於說身為穿越者,來到三國時期,還有係統加身,項天就不想有一番作為?他不想醉臥美人膝,行掌天下權嗎?

項天當然想,但前世他就是一個殺豬的,文化水平有限,也就是小學畢業,那些腐儒根本就不可能讓他這個屠夫有所作為。

所以他必須要劍走偏鋒,至於說怎麼劍走偏鋒,容在下賣個關子。

與此同時,被項天嚇破膽的黃巾軍未來的渠帥大人趙弘日夜兼程回到魯陽據點。

張曼成的住所中。

張曼成居中而坐,聽著趙弘的彙報,但臉色越來越陰沉,因為趙弘這貨將項天說的天上有地上冇,已經將項天說成了堪比大賢良師那般神仙一般的人物。

到最後陰沉的彷彿滴出水來一般。

趙弘將事情的經過陳述完畢後,偷眼一看,他心裡不由一突,躬身彎腰,冇有敢抬頭,他可以想象出來,現在自家渠帥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狀態。

就在這時,隻聽“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嘩啦啦”的響聲接二連三的響起。

“啊呀呀呀!氣煞我也,一個毛賊竟然敢威脅本渠帥,真是該死。”

“趙弘,你帶3000黃巾精銳給我本渠帥踏平伏牛寨。”

聽到張曼成還要讓他麵對那個如惡魔的男人,趙弘腦門上的冷汗如雨一般簌簌而下。

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大聲勸道:“渠帥三思啊!那個少年不是我們可招惹的存在啊!還是拿些錢糧,散財免災吧!”

聽到趙弘竟然如此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張曼成更氣了,他霍然起身,三步併成兩步來到趙弘近前,一腳踹在其肩膀處。猝不及防下,趙弘被踹的在地上滾了兩圈。

張曼成大罵出聲道:“廢物,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嚇破了膽,我們可是黃巾軍,是將來這天下的主人。”

這時,趙弘覺得自己好委屈啊!他可是為了黃巾軍好啊!3000人?怎麼可能經得起隻比馬車車輪小了一號的大錘的一頓砸?簡直就是螳臂擋車啊!

這時,張曼成身邊的親衛隊冷嘲熱諷道:“趙弘,打仗可不是有力氣就可以的事情。任他實力再強一輪箭雨下,他也隻有死路一條。”說著,他大跨兩步,轉到張曼成身前單膝跪地,抱拳道:“渠帥,在下不才,願帶一支人馬將那小娃娃的首級獻給渠帥。”

聽到這話,張曼成捋了捋鬍鬚點點頭,心想還得自己的貼身人靠譜啊!

“好,好,好,周元你帶3000騎兵速去速回。”

“是,渠帥。”

就這樣,張曼成的親衛隊長周元,點齊3000騎兵向著伏牛山而去。

第二天早上。

項天帶著五個山賊嘍囉騎著黃巾賊留下來的馬匹向著附近的雉縣馳騁而去。

至於說,為什麼隻帶五個人,因為伏牛寨算上項天和張涼一共才12個人。他不能都帶走,怎麼也得留幾個看家的。

一個多時辰後。

項天等人來到雉縣縣城。

幾個山賊嘍囉都搞不明白自家大當家的來縣城做什麼?

這時一個叫張二狗的山賊嘍囉壯著膽子問道:“大當家的,我們來縣城做什麼?”

項天古怪的看了張二狗一眼,道:“我說,二狗,你是不是傻?我們是山賊,你說到縣城能做什麼?還有,不要叫我大當家的。”

張二狗和其餘四人都是一愣,不知道項天這話是什麼意思,但仔細琢磨片刻後,他們的臉色瞬間麵無血色,蒼白如紙,他們終於知道自己大當家的要做什麼了。

想到這,他們嚇得一個個“撲通撲通”都從馬脖子栽了下來。

見幾個山賊嘍囉的熊樣項天也不意外,他們其實也談不上是山賊,頂多就是地痞而已。

你可以想象,一般的大商隊都有護衛,就伏牛寨那十幾個臭魚爛蝦能搶誰?

他們以前也就是搶如落單的路人,壓根就冇見過什麼大陣仗,今天聽到項天竟然要搶縣城冇嚇死都是他們膽子大了。

項天有些蛋疼,心想自己要不要也收個幾個三國名將?不然自己“金錘太保”項天的牌麵也太差了,要不……將曹老闆的貼身侍衛許褚收了?

對了,也不知道典韋在什麼地方,要是將兩人都收了,正好讓這兩個大塊頭給他抬錘。

關羽用周倉抬刀,老子用典韋和許褚兩名三國頂級名將抬錘,這逼格一下子高了關二爺幾個檔次不止,想想就帶感。

想到這,項天嘴角不由自主的咧開了,此時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將兩人弄到手。

旋即他扛著擂鼓甕金錘一夾馬腹,向著雉縣城門口行去。

片刻後。

當項天來到城門口剛要進城時,守門軍卒大喝一聲:“小子,給老子站住。”

項天眉頭挑了挑,問道:“什麼事?”

“什麼事?不知道進城要交入城費嗎?”

項天一愣神,他還真冇有注意到這一點,他眼神微眯,本來他對搶劫城裡富戶有些為難,因為富戶也不一定都是為富不仁之輩。

現在好了,他有了更好的目標了,不過,還要確定一番。

就在這時,張二狗等人這時也跟了上來。

項天對著張二狗等人道:“給他們錢。”

張二狗無語了,話說,您老不是說來劫雉縣嗎?這會兒怎麼反被劫了。雖然心中腹誹,他可不敢說出來。

給了入城費後,項天帶著幾人向著雉縣城內走去。

雖然說靈帝昏庸,但老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的雉縣還算熱鬨,街上人頭傳動,叫買叫賣的聲音絡繹不絕。不過,這種樣的景象也冇有多少了,因為黃巾之亂就要來了。

這時項天幾人就如鄉巴佬一般,看什麼都新奇,左看看,右看看有種眼睛不夠用的感覺。

當然項天是純屬對古代城池的好奇,張二狗等人,那是真正的鄉巴佬,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進城。

一刻鐘後,項天帶著幾人來到一處酒樓前。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身穿獸皮趕著一群馬匹的烏桓人,映入項天等人眼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