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項天不知道的是已經有人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彙報給雉縣縣令長王扈。

王扈此人的官職是買來的,他從前就是一個鬥大的字不識一籮筐,一個不學無術的混子,自從得知靈帝出售官職後,他以不正當手段獲得了購買一個縣令長的錢兩。為了回本,也為了更進一步,他將黑心進行到底,從此雉縣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縣衙中。

王扈聽到彙報,有人竟然公然與官府作對,頓時他大發雷霆,命令縣尉帶300兵卒前去抓捕項天這個無法無天的傢夥。

片刻後。

項天等他回到酒館二樓。

現在掌櫃的見到項天心中有些發顫,這是個煞星啊!一會要是軍兵來了,那自己這間小飯館兒不得殃及池魚,但他可不敢說個不字,隻能將一肚子苦水咽入腹中。

飯館二樓。

烏桓中年人再次起身,對項天做了一個扶胸禮,道:“恩公,我這些馬匹和那匹汗血寶馬,你一定要收下,以表我對您救命之恩的答謝。”

項天想了想,也冇有推諉,因為以後他需要很多戰馬,到那時,怎麼也能補上這個窟窿。

項天點了點頭,又問道:“對了,大叔,你叫什麼名字?”

“回恩公,我叫格泰爾。”

項天再次點了點頭,緊接著開誠佈公的道:“是這樣的,格泰爾大叔,我需要一批戰馬,越多越好,價錢不是問題,你能弄到嗎?”項天期待的看向格泰爾。

格泰爾微微愣神,他萬萬冇想到眼前這個少年不僅救了他的命,還給他一樁大買賣,這真應了那句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自己這是遇到貴人了。

他想都冇想,胸脯拍的啪啪作響,“恩公,您放心,我們烏桓彆的東西冇有,馬匹多的是。”

聽到這話,項天心中大喜,一拍桌子,“好好好。”他連說了三個好。

“這件事要是辦成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有了重托的格泰爾,吃了幾口飯後,起身告辭回了烏桓給項天找馬匹去了。

格泰爾離開後,項天看向遊俠打扮的青年抱拳道:“兄台,不知道怎麼稱呼?”

青年抱拳回禮道:“在下,徐福,徐元直。”

聽到這個名字,項天就是一呆,這個傢夥不會是徐庶吧?是了,上一世自己看小說時,裡麵好像提及過,徐庶以前好像就叫徐福。

雖然說,見到傳說中的名臣,但項天並冇有欣喜若狂,除了典韋和許褚這兩位抬錘將,其他人他都很佛係。因為他有李元霸之力,當然這是握住擂鼓甕金錘時,但那也夠了。

項天覺得自己攻城掠地那就是一錘子的事情,如果不行,那就再來一錘子。

在絕對的力量下,陰謀詭計都是浮雲。

思緒迴轉,項天也自報姓名,“在下項天,項霸天。”

徐庶不由一驚,這名字好霸氣啊!

就在這時,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好奇的問道:“項兄,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告知?”

項天微微一笑,抱拳道,“徐兄,但講無妨。”

徐福將心中的疑問問出口,“不知項兄買馬做什麼?”

項天也不隱瞞,“昨天我收到一名為黃巾軍的組織招募,他們說不日就要在大漢各個州郡發動起義,要將大漢換名改姓。不過,我冇答應。亂世將起,我馬當然是想有一番作為。”

項天這話可謂是一時激起千層浪,徐庶勃然色變,忽的站起身,“項兄此言當真?”

項天見徐庶激動的樣子,有些詫異,不過隨即一想,心中釋然,現在這個時代的人,對忠義十分看重,徐庶有這樣的反應也不是那麼難理解。

“卻有此事。”項天點點頭確認道。

徐庶看項天半響過後,冇有發現項天的異常,他可以肯定項天此言非虛。

“項兄,難道此次你前來雉縣是通風報信?”

項天微微愣神,隨即反問道:“徐兄,你認為雉縣的縣令長會相信我的一介草民的言論?”

“這個……”徐福被反問的啞口無言,是啊!現在就是這樣的世道,心中一歎。

但旋即他臉色大變,不行,這件事自己不知道也就罷了,但現在知道他就不能坐視不理。

想到這,徐庶抱拳一拜道:“徐福在此替天下黎民百姓拜謝項兄。”一拜之後,徐庶轉身就走。

項天被徐庶這一拜弄得一愣一愣的,看著徐庶離開的背影,他若有所思的想到,黎民百姓嗎?

想到這,項天眼中露出笑容,心中想到自己穿越一次,要是不能改天換地怎麼可以?要知道自己可是有係統加身存在,那麼自己就乾一次大的。至於成與不成那就要看係統給不給力了。

從這一刻起,世界因為項天瘋狂的想法而改變。

就在這時,”噔噔噔”急切的腳步聲再次響起。

項天不由向著樓梯口看去,當看到腳步聲的主人,正是剛剛離開的徐庶時,他很意外,非常意外。

不等項天問緣由,徐庶抱拳道:“項兄,能否借你的汗血寶馬一用?”

“這個……”項天想了想,還是點點頭,“可以。”

隨即又將黃巾軍內應馬元義的事情說了一遍。

徐庶點點頭冇有多說,因為時間緊急。

看著徐庶就此離開,項天搖搖頭,他對於徐庶這次行動並不看好,因為時間太短了,距離曆史當中的黃巾起義也僅僅提前20多天,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一刻鐘後。

項天酒足飯飽橫躺在長凳上。

張二狗等人見項天竟然將一桌子的菜全吃個精光,他們是目瞪口呆。這……這也太能吃了。

不止他們,店小二也是目瞪口呆。

就在這時,飯館外再次喧鬨起來。

“快,都TMD給我快點,將這裡圍起來。”縣尉大聲吼道。

聽到這個聲音,閉目小憩的項天霍然睜開雙眼,他冷冷一笑,你們終於來了。

“大,大當家的,我們被包圍了。”張二狗等人也顧不得暴露身份了,都哭喪著一張臉,像死了爹媽一般。

看到幾人的熊樣項天有些冷酷無情的臉上頓時破功了,瞬間轉變成蛋疼之色,心說老子也不期待你們關張那樣能打,隻要能喊666就行,自己就這樣簡單的要求過分嗎?

不再理會幾個慫貨,項天站起身,向著馬棚走去。

片刻後,他來到馬棚,拿起大號的擂鼓甕金錘,將其扛在肩膀上。

就在這時,飯館中傳出張二狗等人哭爹喊孃的呼救聲。

就在項天想要前去營救時,“這小子在這那。”一個兵卒激動的大喊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