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聽到兵卒的呼喝聲,一百多兵卒一擁而上將項天,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可是,當他們看到項天肩頭那兩柄誇張的大金錘時,他們眼睛瞪的溜圓,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此時他們一個個都傻了眼。

大,太大了,這也太假了吧?雖然這群兵卒都知道那麼大的錘肯定是假的,但他們誰都不敢賭,畢竟命都是自己的,萬一要是真的,自己的小身板,肯定會被炸成肉泥。

於是乎,場麵上出現了古怪的一幕,項天前進一步,包圍圈就退後一步,項天疾跑幾步,包圍圈也跟著疾跑退後。

這種現象持續了半刻鐘後結束,因為縣尉押著張二狗等人來了。

縣尉看到一百多人竟然被一柄假錘嚇成那副熊樣,鼻子險些氣歪了。

他大吼一聲,“都給我上,人怎麼可能拿起那樣大的錘?這小兔崽子就是虛張聲勢,他的錘肯定是假的。”

雖然說線縣尉這樣喊,兵卒們心中也是這樣想的,但就是冇有人當這個出頭鳥。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精銳兵卒和這些普通兵卒之間的差距了。

看到這一幕,縣尉鋼牙緊咬,他心中恨恨的想,等這件事結束了,一定要讓他們好看。

正所謂一條好漢三個幫,一條籬笆三個樁,誰冇有幾個親信呐?這時就顯現出的重要性,縣尉身邊的三十多親信拔出手中刀。

看到這一幕,其他兵卒很,機器的讓出一條路。

隻見這群縣尉親信如餓狼一般,揮舞手中刀向著項天當頭劈下。

另一邊。

看到這一幕的項天眼睛一亮,剛剛那一出,著實讓他鬱悶不已,項天大喝一聲,“來的好。”說罷,項天手提擂鼓甕金錘,猶如一頭下山猛虎進入羊群一般。

先是一段,悅耳清脆的重金屬打擊樂,然後就是來自地獄的妖魔群舞的哀嚎聲,最後就是人體飛天舞步。

這一套下來,場中靜的針落可聞,他們都傻傻的看著眼前眼猶如煉獄的血腥景象,不知是誰,下意識嚥了一口唾沫,這一聲好像是觸動了開關一般,緊接著“嘩啦啦”的水聲不絕於耳。最後,兵卒們幡然醒悟,他們恨爹媽少生了兩隻腿,向著飯館外瘋狂衝去。

世界太危險,我要回家找媽媽,天啊!那恐怖的大金錘竟然是真是傢夥,這還是人嗎?乖乖,跑吧,不然都得變成肉餅。

另一邊。

看到眾兵卒瘋狂逃竄的一幕,項天有些不高興了,這和他心中想象的有些不一樣,話說,看到自己的無敵之資你們不應該放下武器,納頭便拜高喊主公嗎?

雖然說,這群人很不識趣,但這些人留著還有用。

想到這,項天爆喝一聲,“爾等,再敢多走一步,必將是某的錘下亡魂。”

這聲大喝,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轟在眾人的腦海當中,他們下意識停下腳步。

但還是有不信邪的,他們繼續向飯館外逃竄。

看到這一幕,項天心中更不爽,手中擂鼓甕金錘脫手而出。

隻聽“嗚”的一聲,如要撕裂空氣的勁風向著最前方的一名兵卒而去。

“嘭”的一聲,這名兵卒的身體頓時血肉橫飛,濺了緊隨其後的兵卒滿身全是血肉。

這一幕將幾個兵卒嚇得魂飛魄散,他們滿臉的恐懼之色,緊接著他們噗通一聲,雙膝落地,磕頭如搗蒜,口中不住求饒,“將軍饒命,小子再也不敢了,將軍饒命,小子再也不敢了。”這句話,反覆不斷的在幾人口中重複著。

有句老話說的好,打不過,就加入對方,現在在場的一眾兵卒都是這個心思。

他們不停的安慰自己,有了這樣的長官,他們就算是上戰場也安全不少,這樣一想,咦!他們心裡不由自主浮現一種美滋滋的感覺,完全冇有成為俘虜的挫敗感和投降的不恥。

噗通,噗通,一瞬間所有兵卒跪了一地,“將軍,我們願意歸降將軍。”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對於這群兵卒的識趣項天很是滿意,不過,隨即他眉頭挑了挑,因為他發覺那個縣尉不見了,兵卒可以說是,上令下派,有情可原,但這個縣尉一定不是個好鳥,他是不會放過的。

“有誰看見縣尉了?”項天冷聲問道。

聽到項天的問話,跪在地上請降的兵卒們一個個的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剛剛光想著跑了,還真冇有注意他們的縣尉大人是什麼時候跑的?

就在這時,“將軍,縣尉這老小子在這那。”

話落,五六個兵卒推推搡搡將一箇中年人押大到項天近前。

這時一個猶為精明的兵卒獻媚道:“這老小子,趁著眾人逃跑時,他躺在地上裝死屍,不過,還是被小子發現了。”說著,還狠狠地在縣尉的後腦勺來了一下,這讓他心中一陣舒爽。

項天不由看了眼前這個綠豆眼的青年,道:“你小子不錯,叫什麼名字?

“回稟將軍,小子馬忠。”

“馬忠?”項天很是吃驚,不由自主的重複一遍。

馬忠這個小人物可是很有名的存在,他可是將關二爺生擒活捉的存在,這履曆可見一般。

冇想到,在這竟然遇到這傳說中的怪才,今天竟然被他遇到了,話說,這是自己收下的第一位三國名將啊!

思緒迴轉,項天微微一笑道:“馬忠,你不錯,以後就在我手下辦事,表現好了,少不了你的榮華富貴。”

“多謝,將軍厚愛,小子一定不負將軍。”

看到這一幕,其他兵卒那叫一個嫉妒羨慕嫉妒恨啊!心中發誓一定要在項天麵前,好好表現。

項天道:“你們都起來吧!”

這時,眾人齊聲道:“多謝將軍開恩。”

這時,三四個兵卒將項天,那柄丟出去的擂鼓甕金錘,抬到項天近前,“將軍,您的錘。”

項天點點頭,拿接過擂鼓甕金錘。

見幾個兵卒滿頭大汗的樣子,而項天輕鬆寫意的拿起擂鼓甕金錘的一幕,一眾兵卒不由自主喉頭滾動起來。

此對於這些人的心思,項天完全不知,就算知道他也隻是一笑而已。

此時項天心想,這些兵卒比張二狗等人有眼力價多了。

咦!對了,張二狗等人呢?四下一打量一番後,目光定格在某處,隻見地上躺在幾個哼哼唧唧的的人,幾人正是張二狗等人,看到這一幕,項天嘴角抽搐,這群傢夥也太狠了。不過,幾人隻是皮外傷,休養一些時日就會痊癒。

於是項天留下兩名兵卒照顧幾人人。

隨即右手錘高舉過頭,大聲喊道:“小子們,隨我去縣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