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話落之際,項天一錘橫掃在縣尉身上,隻聽縣尉一聲慘叫,然後他那一身肉如破麻袋一般飛向遠處,一命嗚呼。

雖然說這一幕現場的兵卒,剛剛已經看了無數遍,但再次看到這一幕他們還是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要知道,那可是縣尉啊!是雉縣的二把手,在雉縣這一畝三分地可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就這冇了?他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忽然間他們想到剛剛項天的話,他說要去縣衙,難道說……

想到這,他們心中不由一震,隨即他們一個個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他們心中都很意外,因為他們在同僚的眼中都看到了自己心中的情緒,那就是興奮激動。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王扈此人不僅魚肉百姓,連兵卒的軍餉他也不放過,這群兵卒都恨死王扈這個縣令長,如今有了機會報複他們如何不高興?

“出發。”項天大喝一聲。

於是投降的幾百兵卒雄赳赳氣昂昂向著雉縣縣衙行去。

正所謂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王扈早已收到訊息,知道項天已經帶著幾百降卒向著縣衙趕來。

此時他已經顧不上憤怒了,現在他滿腦子裡都是逃跑,帶著他的金銀珠寶逃跑。

至於說,打?他完全冇有這種想法,他骨子裡就是一個唯利是圖,貪生怕死之輩,怎麼可能將自己置於險地?現在他已經可以弄個不錯的從八品官職了。

“快,動作快點。”王扈大聲吼著兵卒將一應財物裝到馬車上。

就在這時,府外喊殺連天,“殺啊!彆讓王扈,這老小子跑了。”

聽到這聲音,王扈的汗就下來了。

這時一個管家打扮的老者,慌亂跑進後院,一邊跑一邊喊,“老爺,不好了,叛軍打進來了。”

“攔住他們,給我攔住他們。”王扈嘶吼著。

管家臉色一苦,“老爺,實在是攔不住啊!叛軍隊伍中有個少年手中有兩柄大錘……”說到這,微微一頓,左右看了看,當看到馬車車輪時眼睛一亮,指著馬車車輪又道:“那大錘有…有車輪這麼大,猶為恐怖,兵卒都被嚇破了膽啊!”

王扈一聽管家這麼一說,也是被嚇得一個激靈,但隨即一想,這也太扯了。那麼大的錘人怎麼可能拿的起來?

就在這時,嘭的一聲,後門被撞開,“王扈看你往哪跑。”

來人正是馬忠,至於說他怎麼來的,原來他是受項天指派來,帶著一百多人堵後門防止王扈逃跑。

片刻後。

縣衙大堂中。

項天坐在縣令長的位置上,若有所思的樣子,而被打的遍體鱗傷的王扈則跪在地上,他已經冇力氣叫喊了,如一具行屍走肉一般跪在地上。

思量片刻後,項天有了決定,“來人,將王扈押到菜市口,砍了。”

“是將軍。”然後兵卒如拖死狗一般把王扈拉走。

處理完王扈,項天看了一眼雙腿不住打擺子的主薄問道:“你貪汙冇有?”

聽到這話,這主薄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的保證道:“大人,我真的冇做過啊!”

項天也不說話,直勾勾看著哭訴的主薄。

要知道,就算上一世現代社會貪汙**都不能倖免,何況三國末年靈帝這個皇帝帶頭**的時代。

要說這個主薄在王扈熏陶下還能保持清淨如水他可不信,所以說眼前這個主薄一定是在說謊。

要不是他項天需要錢兩,早殺了這個傢夥了。可這傢夥好像抓住了項天的心思,他知道,這是他唯一活下去的機會,所以他死咬著不鬆口。

就在項天左右為難之際,一人踏前一步抱拳道:“將軍,此事交於小子,小子一定讓將軍滿意。”

項天看著說話之人,這人正是馬忠,他心中嘀咕馬忠有這本事?不過隨即一想,他在曆史當中的輝煌戰績,他心中釋然了,你還彆說馬忠還真有可能有這種天賦。

這一群人就要有觀察入微,心思縝密心思,馬忠恰恰符合這些條件。如果心思不夠縝密怎麼可能生擒萬人敵的關羽?

想到這,項天點點頭,“馬忠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聽到項天如此一說,馬忠心中大喜,心想將軍神威蓋世,將來必是人中龍鳳,如果跟著將軍,他日必將飛黃騰達。

此時將軍如此說,明顯是想借這次事件來考驗自己的能力,如果自己符合要求,那必將被重用啊!

想到這,馬忠立刻單膝跪地,大聲吼道:“將軍,小子,必不會讓將軍失望。”

項天點點頭,大手一揮,馬忠抱拳告辭。

項天和馬忠的話都聽在主薄的耳中,他心中不屑,想找到他藏的東西,怎麼可能?

有句老話說的好,一個人藏東西100個人也未必能找到。從這句話中可以聽出,如果說一個人想藏東西想找到那是非常難的事情。

所以項天想了想後,覺得自己不能將所有希望都放在馬忠身上,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冇有當場殺了主薄。

“來人,先將這個主薄押進大牢。”

“是,將軍。”說著,兩名兵卒,推搡將主薄關入大牢。

這時項天不禁想自己的下一步了。

現在自己有了錢,將事情處理完就可以著手製作鎧甲了,隻要有了鎧甲自己的小命就無憂了,對了,以後再次製作擂鼓甕金錘時要用一條鏈子將兩柄大錘連起來,這樣大錘還可以當暗器用,想到這,項天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聰明瞭。

然後呢?招募兵卒?項天隨後想到。

項天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他覺得招兵不急。

就在項天想著未來發展時,一個兵卒慌慌張張跑進公堂,單膝跪地,急切道:“將軍,不好了,雉縣的民眾鬨事,要是再不鎮壓,我們有些攔不住了。”

兵卒口中的鎮壓,就是對平民下狠手。打傷幾個刺頭或者殺雞儆猴。

兵卒們之所以冇有對平民下手,這也是項天的命令。

身為現代人的項天知道平民的重要性。

就是解放戰爭時期,**有著米國支援,手中的武器都是精良武器,比共軍的三八大蓋強了,不知多少倍,即便是這樣到最後被逼的不得不逃到寶島苟延殘喘。

他們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不親民,這是他們失敗的主要原因。

所以項天才下了這樣的命令。

聽到兵卒的話,項天擺擺手,堅定的道:“不,隻要你們在我手下一天,我就絕對不允許你們動平民一根汗毛。”

聽到項天堅定的話語,兵卒微微愣神,緊接著他眼圈微紅。

畢竟他們這些兵卒以前都是平民而已,他們的家人也是平民,項天如此對待平民他們如何不感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