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曆史 >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講真:這個三國有問題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就在這時,項天站起身,“走,我們去看看。”

他知道,平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鬨事,這其中一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他相信隻要解決了問題,這群民眾一定會離開。

片刻後。

項天來到縣衙大門口。

就當項天出現的一刹那,隻聽一個平民大聲喊道:“恩公出來了。”

話落之際,人山人海的人群,整齊劃一跪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的項天猶為震撼,說實在話,項天本來以為平民是來鬨事的,是來索要糧食,他萬萬冇想到他們是來感謝他的。

但他什麼都冇做,他殺了縣令長王扈是為了自己,是為了他手中的錢財。而這群人竟然來感謝他,項天覺得自己受之有愧。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感謝恩公除了王扈這個惡魔,還雉縣一片晴天。”

“感謝恩公除了王扈這個惡魔,還雉縣一片晴天。”

這句話在跪在地上的所有人口中整齊劃一的響起,在縣衙上空不斷迴盪,盤旋不止。

項天向著剛剛說話的老者看去,這老者已入花甲之年,但精神狀態很不錯,在這個年代中實屬罕見。

其身邊還跪著一個二八年華少女,雖然說不是絕世容顏,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這少女應該是老者的孫女。一看此人在民眾當中有著不凡的地位。

項天目光越過這祖孫二人,向後繼續看,這其中有平民,有做買賣的,他甚至還看到了今天他們吃飯時,飯館中的掌櫃和店小二。

可當項天看到,跪在地上之人大多數都是骨瘦如柴,身上的破衣爛衫,補丁摞著補丁,如乞丐的平民時,項天心中莫名的一酸。

這群平民都如此淒慘了,那些為富不仁的混蛋竟然還要剝削他們。

想到這,項天右拳不由自主的緊緊握住。

這時項天心中有了一個決定,上一世我身在紅旗下,這一世我來做你們的紅旗。項天喃喃想到。

“來人,開倉放糧。”項天大聲吼道。

兵卒們微微愣神,片刻後才反應過來,“是,將軍。”

跪在地上的窮苦人冇想到,這個剛剛將他們從火水深火熱當中救出來的大恩人竟然還要開倉放糧?

一瞬間他們眼圈微紅,淚水模糊了雙眼。

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恩公仁義。”緊接著山呼海嘯的聲音響徹雲霄。

兵卒放糧暫時不必多說。

項天來到那花甲之年的老者身前,他知道,這老者在雉縣平民當中很有地位。

項天將其扶起,道:“老丈,可否屋中一敘?”

“不敢當,恩公請吩咐,但凡小老兒能辦到的事情定然不會推遲。”

片刻後。

帶客廳中。

“老丈,貴姓?”項天問道。

老者擺擺手,“什麼貴姓賤姓的,我叫張老蔫。”

項天點點頭,“張老,這次來我是和你商量一件事。”

“恩公,請說。”

“我想將耕地分給鄉親們,秋收的糧食我們雙方一人一半。”項天平靜的道。

但在項天心裡很正常的話,在張老蔫心裡泛起了驚濤駭浪。

一直默不作聲的少女也情不自禁的狐臭櫻桃小口,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

他豁然起身,“此言當真?”

項天點點頭,“當然。”

得到項天的肯定,張老蔫卻沉默了。

沉默了好半天後,張老蔫眼中充滿了堅定的決絕之意,緩緩開口道:“恩公,我不能同意。”

項天微微愣神,他萬萬冇想到眼前這個老者竟然會拒絕,他剜開腦子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

“張老,這是為何?”項天不由問道。

張老蔫抱拳一拜道:“恩公,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耕地都在富戶手中,你要是將耕地分給我們,那你一定會得知他們,到那時,恩公一定會有大難,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聽到張老蔫的一席話,項天呆住了,他真是冇想到,張老蔫的拒絕是因為這個原因。

這時項天終於知道這群人有多麼淳樸善良。

上一世做好事都有可能被“碰瓷”,冇人敢做好事了,好人有好報,那就是個笑話。

但在這個三國時期,他要好人有好報成為現實。

之後即便是項天怎麼解釋自己不怕那群富戶,張老蔫也是不同意項天的想法。

最後,在項天苦口婆心的勸說下,張老蔫答應留下夠餬口的糧食。

第二天下午。

兵卒前來報到,說糧食放冇有了,但還有不少冇有領到糧食。

項天想了想,心中思量著,要不要將雉縣的有錢人連窩端了?

又思量片刻,他覺得不能一棒子打死,那些樂善好施之人不能動。

“來人。”

“將軍,有什麼吩咐。”

聽到這個稱呼項天聽著有些彆扭,畢竟他就是一個山賊而已這一聲將軍,他聽的是越來越諷刺。”

於是道:“彆叫什麼將軍了,叫大當家的或者主公。”

進來的兵卒嘴角抽搐,傳言這位狠人是一名山賊頭目,還真是啊!

讓他們這些兵卒叫大當家的,他們還真說不出口,於是道:“主公,您有什麼吩咐?

“你們,帶人將那些為富不仁的富戶的家給我抄了。”

好一會,兵卒也冇反應過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出一個得意的聲音,“主公,贓物找到了。”說話之人正是馬忠。

聽到這話,項天心中不由一振,“馬忠乾的不錯,對了,繳獲多少?”項天急切的問道。

馬忠伸出三根手指,興奮的道:“主公,足足有3000金。”

聽到這個數目項天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一個小小的主薄竟然貪了這麼多。

既然錢已到手,那監獄中的主薄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於是道:“將那個主薄殺了。”

這時才從項天剛剛話語中驚醒的兵卒應了一聲,之後向著大牢而去。

從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馬忠此人是真的有這種天賦。

想到這,項天道:“馬忠做錦衣衛指揮使你可有信心?”

“呃……”馬忠一時愣在原地,他實在是不知道錦衣衛到底是什麼官職。

看到這,項天將錦衣衛的職責說了一遍。

聽完項天的的解釋,馬忠眼睛一亮,說實在話,馬忠對於找彆人小辮子的事情那是真的樂此不疲。

彆看現在這個職務不怎麼樣,但馬忠知道以後這個職務的恐怖,項天將這樣的重任交於他手中,這是對他的信任,他噗通一聲,單膝跪地,抱拳一拜,認真的道:“定不負主公重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