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古典架空 > 絕世毒醫:逆天靈師傾天下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毒醫:逆天靈師傾天下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雲舟又尷尬又憤怒,渾身氣壓低到極點。

他眼底冒起一絲火焰,怒意攻心,忍耐著怒火從齒縫裡逼出字來。

“葉鹿溪,為師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

方如萱從未見過如此狀態的雲舟,但比起緊張害怕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她看著因為害怕而縮了縮頭的葉鹿溪,眼底劃過一絲不容察覺的嘲諷。

方如萱一副自責傷心的樣子,苦口相勸:

“葉學姐,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都是因為我當日實力太弱才讓你發生意外,害得你如今和雲導師這般…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學姐若是有氣就對我發泄吧!如萱絕無怨言!”

方如萱咬住嘴唇低著頭,豆大的淚水順著她白嫩好看麵孔砸在地上,很是委屈。

“穆清,我不知道你為何會莫名失蹤又何葉學姐一起,但算我求你,不要再帶壞葉學姐了好嗎?”

月穆清眸光清冷,不露聲色。

從始至終她從未主動找茬,這個方如萱…

真是能搞事。

葉鹿溪眉頭擰成了一團,聲音中帶著不耐煩:

“狩獵日,你趁著大家被毒素蒙了眼看不清對我暗下殺手,我被月穆清救了回來,你不僅不悔改還再次對我下毒手!方如萱,現在雲導師也被你矇住眼睛根本冇聽我解釋就怪罪於我和月穆清……”

葉鹿溪深吸一口氣站到雲舟麵前,一字一句道:

“以學生的資曆,浪費了導師的博學多才,害得你白花心血,羞愧難當。”

雲舟用審視的餘光看向身邊的我方如萱。

方如萱一個冷顫心慌被無限放大,她深吸口氣強裝鎮定一臉無辜。

“並非學姐所說如此…”

葉鹿溪背身閤眼,捏緊拳頭。

“學院有規定,入院有兩次換師機會。”

她顫著聲,回想起曾經和雲舟學習的一切。

她記憶中那個嚴肅認真,不苟言笑但會認真聽取學生意見問題的雲導師…

或許在經過財權的誘惑下,早已不複存在了吧。

“張導師天資聰慧,博古通今,鹿溪還是把雲導師讓給如萱妹妹以用心指點,不與你爭搶,張導師,鹿溪是否有這個機會得到你的認可呢?”

雲舟聽罷一怔,緊接著臉色大變。

他猛地怒吼:“葉鹿溪!”

從最開始他把葉鹿溪爭過來時張師益便對他冇個好臉色。

後來葉鹿溪不負所望實力出眾,冇少給他長臉。

他不是不相信葉鹿溪所言,但要知道方家因為方如萱給了他不少好東西…

連三品丹藥都拿了出來。

他既然收下了自然不可能得罪方家敷衍方如萱。

如今方如萱乾出這種好事他無法懲罰,而令他萬萬冇想到是葉鹿溪居然做出這種讓他顏麵儘失的選擇!

看著張師益意外又激動的笑容,一時間雲舟隻覺得腦中百鐘作響。

雷聲轟鳴,又氣又急!

偏偏他還無可奈何隻能眼睜睜看著張師益樂滋樂嗬給葉鹿溪導師牌。

雲舟眼前一黑氣的歪了歪身子差點冇站住。

他在思考因為方家和那些好處損失一名潛力巨大的學生,是不是個對的選擇。

方如萱擔憂地扶著雲舟,淚眼汪汪:“導師!導師你怎麼了?”

雲舟深吸一口氣頭上經脈凸暴。

方如萱天賦也是極高甚至比葉鹿溪還強…

冇事,冇事,一個葉鹿溪而已……

雲舟搖搖頭拍了拍方如萱的手背,聲音是隱忍地不甘無奈又氣惱:

“既然如此,那為…本導師也不在管你的事,但我也相信方如萱不會做出這麼低級陰暗的事情。”

“就這樣翻篇吧,還有三天就是大賽,到時候擂台上見分曉。”

雲舟沉著臉帶著方如萱拂袖而去。

方如萱走過月穆清和葉鹿溪的身邊時,咬牙小聲道:“走著瞧!”

兩人身影很快消失在幾人視線裡,葉鹿溪猶豫的不知如何開口。

張師益瞭解她的意思,緩聲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隻要月穆清願意,我會去請求校方的同意。”

葉鹿溪欣喜:“謝謝張導師!月穆清,你意下如何?”

“不。”

她不想依附任何勢力或者人,她隻想靠自己。

葉鹿溪很還想開口勸,可看到月穆清下定決心般,隻好道。

“不管如何,我們都可以一起。”

月穆清心間一顫。

看著笑的甜美的葉鹿溪,她生的可愛,一雙杏眼圓溜溜好似黑寶石,有些嬰兒肥的麵孔軟軟嫩嫩,不難看出她是個美人胚子。

張師益溫聲道:“若是想法有變,歡迎你來找我。

天色不早了,鹿溪受了委屈身上還有傷,老夫先帶她回去調整身心,你也快些回去吧。”

白希堯對月穆清笑了笑,葉鹿溪對她招招手,三人便離開了。

華燈初上,日落西山。

月穆清來到廚房,劉芳華正在裡麵指揮著婦人打掃,見她一來便對她揚了揚頭。

“怎麼這麼晚?你的飯在那兒,冷了的話自己熱熱。”

月穆清走到灶台,木碗裡是乾淨新鮮的飯菜。

記憶裡除了第一天來到學院王媽不知她身份時給她的唯一一頓新鮮的飯菜。

在得知是個野丫頭之後給她的都是吃剩下的或是餿飯餿菜。

劉芳華雖嚴厲嘴巴比較硬,但她做事本分不多拿也不故意苛待誰。

月穆清端著木碗從她身邊走過。

“謝謝。”

劉芳華有些意外,她冇和這丫頭接觸過但那些難聽的傳聞不少。

雖有些半信不信,如今這丫頭給她的第一印象還不錯。

估計是那個王媽長舌婦閒的無聊到處亂說。

劉芳華想起她就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

月穆清吃完飯已是天色漆黑。

柔和的月光鋪灑大地,窗外半月潔白,夏蟲脆鳴。

她坐在床上規律的吸收靈氣。

在今天來自雲舟的威壓下,她提升到了三階。

九階的雲舟隻是輕輕揮了揮鞭子那假山就粉碎於地。

那石頭的材料是青崗,極為堅硬。

而自己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吐了點血多了點傷口,但實際上她受了較重的內傷。

手臂胸腹鈍痛,月穆清皺眉,服下丹藥,好在張師益的回血丹讓她緩過來不少。

但這顆丹藥她一定要還回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