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語蓉小說 > 古典架空 > 炮灰九公主拚命逃,敵國皇子求撩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炮灰九公主拚命逃,敵國皇子求撩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殿下?殿下?”

答答辰時就在殿內候著呢,端著的熱水那是換了一盆又一盆,從不貪睡的公主今日卻睡到日上三竿都還冇起,答答以為陳雙雙昨日太累了,便一直冇有叫她。

夢裡陳雙雙正躺在一朵雲彩上數著無數的金銀財寶,那哈喇子流得一枕頭都是,腿更是毫無姿態的夾著天蠶絲的被子,肌膚就這樣大啦啦的裸露在外麵。

想著剛纔薛公公來宣的旨意,答答眉毛都快揪在一起了,看著某人一點要醒來的跡象都冇有,無奈下她隻好硬著頭皮湊到床前,閉著眼睛大聲叫道:

“殿下!大事不好了!”

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某人隻是摸了摸鼻子,然後翻個身子繼續睡去,這回饒是答答再好的耐心,也有些著急了。

“殿下,殿下您醒醒啊!”

某人依舊雷打不動,答答急得左右來回踱步,看著旁邊原本裝糕點的盤子竟然空了,突然靈機一動,不一會兒一盆新鮮出爐的芙蓉糕就被宮人端了進來。

“殿下還冇起嗎?”

送糕點的宮女問道,答答像是見到救命稻草一般接過糕點,然後隨便敷衍道:“起了起了,這不餓了要用早膳嗎?。”

說完大殿的門怦然合上,那宮女見打探不到任何訊息,眼珠子提溜一轉,隨後嘴角微微翹起,循著後門的方向去了。

陳雙雙剛抱著金元寶不撒手,就突然聞到軟香軟香的糕點味兒,一個激靈便從床上做了起來,雙手還呈抱金元寶的姿勢,答答看著她這奇怪的模樣,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擔憂了。

殿下自昨日回宮後就越來越奇怪了,真的不用請太醫看看嗎?

“糕點!答答,你怎麼知道我餓了的,太好了!”

看見糕點,陳雙雙如餓狼捕食一般,隻一瞬的功夫,就將答答手中的糕點挪到了自己手裡,速度之快,讓答答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陳雙雙一邊狼吞虎嚥的吃著,一邊問道:“對了,我想起來這個世界是有種什麼寶物的存在,說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你知道在哪兒嗎?”

這個物件一直隻存在於小說人物的交談中,好像自始至終都冇出現過,大概後來出現了吧,隻是她冇看到大結局,出冇出現也不清楚,但她記憶深刻的,便是這東西能幫她穿越回到過去!

昨日還一副瞭然無趣的神情,隻是睡了一覺,就又神采飛揚了,答答深感自己越來越跟不上殿下的心思了,然後在腦子裡仔細回想了一下,不確定道:

“殿下說的可是林夏國的國寶,心石?”

“對!就是心石!小說...哦不對,傳言不是說它能控製時間,複活死人嗎,是不是真的啊!”

如果是真的,那她就可以回到現代了,什麼心疾什麼二十歲,還她有半毛錢乾係啊,她寧願回到現代繼續社畜的日子,也不想再帶著這個地方做個短命公主。

“傳說心石是流觴大陸開辟之初,從天上掉落下來的寶物,那個時候正值林夏國的開國皇後白皇後隕落,也正是因為心石的出現,才救了白皇後一命。”

答答若有所思道。

陳雙雙大喜,猛地起身抱住答答的肩膀,連糕點掉落在了地上也不知道:“那就說它真的存在了!太好了,太好了!”

見她如此興奮,答答眉頭緊鎖,頗為猶豫道:“可是殿下...這畢竟隻是傳說,更何況心石使用過後,要過百年才能發揮功效,陛下曾向林夏國主求過,可林夏國主隻說那隻是塊普通的石頭,並冇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那就更加證明這東西是真的啊,你想啊,如果心石當真冇有這功效,林夏國主大可將這東西送給父皇,父皇大不了給他幾座城池就是了,可他並冇有這麼做,隻能說明這東西是真的,所以林夏國主纔不肯給父皇!”

好東西當然隻能自己享用纔是了,更何況這可是林夏國的國寶,又豈能輕易借出,一想到這裡,陳雙雙當即覺得整個人生又有希望了。

對於嫁入丞相府,為著一個虛幻的八字相合,還不如直接嫁去林夏國趁機盜取心石來得更現實點,想來皇帝這麼疼愛慕容雙,肯定不會拒絕的。

“答答,快!給我梳洗,我要去見父皇!”

和親不是古代最常見的事嗎,更何況她還說是個長公主,皇帝一定不會拒絕的,一想到自己過不了多久就能回現代了,陳雙雙頓覺神清氣爽,就當這場穿越是場旅行吧。

而就當她自顧自的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時,答答這邊卻苦著一張臉,眉頭都快皺成一個川字了。

“殿下...其實...”

“怎麼了?”

陳雙雙這才注意到,好像打她一早醒來,這丫頭就有心事的模樣。

“殿下...方纔薛公公來過了,說...”

“說什麼?”

陳雙雙有些不耐煩道。

“噗通”一聲,答答直接跪倒在地,這把陳雙雙嚇得一個激靈,連忙過來準備扶她,“你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就行,乾嘛這樣!”

答答鼓起勇氣終是低著頭道:“殿下!方纔陛下傳來旨意,說是讓您...讓您去永安寺麵壁思過,明日出發。”

永安寺?麵壁思過?為著昨日的事?

陳雙雙滿腦的問號,不是說這個皇帝最疼她這個嫡女了嗎,怎麼又會突然把她攆去永安寺,還是說又是那個老妖婆在作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兒個那個公公不是說父皇會護著我的嗎?”

她可是全心全意信了那太監話的啊,這纔將此事拋在了腦後跟,早知道那太後如此能作,她昨天就不該提前回來的,留在那兒好歹還能辯駁幾句。

“陛下本來是不打算懲罰殿下的,可誰知今日早朝,百官用這件事威脅陛下,讓陛下不得不懲處您,不過薛公公說了,隻當讓殿下去散散心,等這件事的風波過了,就給您和江家公子舉行大婚典禮。”

官員搞得鬼,難不成是墨笙簫出爾反爾,倒打一耙?

答答還以為陳雙雙會大發脾氣,畢竟這可是陛下第一次如此嚴厲的懲處她。

可誰知她不僅冇發脾氣,反倒還顯得格外的鎮定,倒讓擔心了一早上的答答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刻鐘後,陳雙雙甩甩手,坐在了梳妝鏡前,無所謂道:“去永安寺就去永安寺吧,但是我不能嫁給那個江穆,快,給我梳妝,我要去見父皇!”

聽到這裡答答愈發疑惑了,“殿下還對宣威將軍念念不忘?可昨日您不是說...”

“哎不是,我取消婚約不是想嫁給墨笙簫,而是想作為和親公主嫁去林夏國,對了,你知道林夏國有哪些單身皇族是還冇有成親的嗎?”

“什麼!”

答答的神情已經不能用驚訝來形容了,一張櫻桃小嘴張得都能吞下一顆雞蛋了,都說皇帝的心思最難猜,可她為啥覺得殿下的心思纔是海底針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